少年阿宾续集 - 《邻居的爱》
第三章 欣怡

钰慧不在的这两个月,我快乐极了。

榆榆和媛琳让我左右逢源,那偷偷摸摸的快感,天天都刺激得我情欲亢奋。特别是媛琳,她骚劲十足,但是偏偏谢先生又是大醋桶,光要防他我们就要特别当心,每一次我要和媛琳作爱,都得出奇制胜。

有一回半夜,我们还躲到大楼的天台上去,将门反锁後在空荡荡的楼顶激烈缠绵,媛琳的浪声远远的飘荡在天空中┅┅实在让我回味无穷。

因为当夜我们在阳台是摸着黑办事,我担心是不是留下不妥的痕迹,所以天一亮,我就上到天台再查看一次比较保险。

一上到天台,就看到有人在那里,原来是姚太太。

其实我和姚太太本来就比较熟悉,除了牌桌上她是比较固定的牌有之外,我们又住同一层楼。我跟她打了个招呼,若无其事的走到夜里我和媛琳颠鸾倒凤的地方,还好,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。

“黄先生,你早啊!”姚太太回应我的招呼∶“这麽难得早上来运动啊!”

我尴尬的笑了笑。姚太太正在摇一只呼啦圈,我看她摇得挺不错的,却同时也把她的身材纤毫毕露的摇出来。

姚太太平时穿着普通,我从没特别注意,今晨她只是简单的运动薄衣短裤,我才发现她的身材也不错。

起先我站在她後面,就看到她丰腴的臀部随着腰枝不停的摇动,那真的太惹人暇思了。而且松松薄薄的短裤将内裤的痕迹显露无遗,实在比没有穿更诱人,我就这样一直看着,有时候反正天台没其他人,就故意蹲在她後面以便看得更仔细一点。

她的腰不像榆榆那麽纤细,却也不会比媛琳有太多肉,属於稍为丰满的类型。

後来我又走到她前侧,假意眺望街景,却偷偷回眼看看她的胸脯,哦哦,她的乳房也正随着摇动呼啦圈的动作而晃动不停,而她的贴身薄衫使得那两颗肉球更形突出,我在也不肯离开,就这样一直偷看她的乳房摆动。

她摇了好久,终於停下来了,她向我走来,我赶紧假装四处顾盼。

“早上到天台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很不错,是吗?”她说。

我连忙赞同,她就同我倚在栏墙上聊起来了。谈着谈着,她说她老公後天就要从大陆回来放假,脸上掩不住丝丝喜色。我问她有没有孩子,因为我从没看过,她摇摇头,说想等老公工作调回台湾再打算。

话在谈,我的眼睛当然也在看,现在我们靠得这麽近,我甚至可以看的到她肉球在衣服上撑起的两点。姚太太倒没发现到我眼睛的侵犯。

後来我们打算下楼,但是底下一层楼才有电梯,我们一前一後的下楼梯,就在快走完阶梯的时候,谢太太不知怎麽突然失去重心,“啊呀”一声,就要翻倒。我连忙想将她拉住,她还是跌了下去,我们俩倒成一团,但是我终於抱住她,而且就抱在软软的两团胸肉上。

我赶紧起身,正要拉她起来,她露出痛苦的表情,原来她扭伤了左脚脚踝。我只好搀扶着她,按了电梯钮,搭回到我们的楼层,再扶她进到她家中,她只能跳着走,一路上我软玉温香抱满怀,她正痛得紧,也不知道我在揩油。

进到她客厅,我让她坐到沙发上,我不敢肯定扭伤的话应该是要冰敷还是热敷,我想她这麽痛,应该是冰敷比较能镇静吧?!我就在她的冰箱里找出一些冰块,再从浴室里找到毛巾包起来,然後回到沙发上,将她的左脚搁到我的腿上,然後轻轻的将冰块去敷在她脚上。

我不晓得我做得对不对,可是看她好像减缓了很多痛苦,表情轻松多了。

“真谢谢你,黄先生!”她说。

“叫我阿宾,”我说∶“你呢?不知道你叫什麽名字?”

“我叫欣怡。”

“欣怡,”我说∶“等一会儿我们还是去看医生比较妥当,不过诊所恐怕没这麽早开,我去买一些早餐,吃完我再陪你去。”

“可是你还要上班。”

“没关系!我这种班你也知道,很弹性的。”

说完我便下楼去买了简单的早点回来,和她在客厅一起吃,我发现,现在反而是欣怡一直在偷看我。

我陪她聊着天,再送她到诊所看医生和推拿,等到一切OK陪她回来已经十一点多了。我又到外面买了两个餐盒回来当午餐,我们一边看电视,一边吃着。

“阿宾,”欣怡突然说∶“你真好。”

我有点受宠若惊,说∶“哪里,大家那麽熟。对了,你也折腾了半天了,要不要回房去休息一下?”

她摇摇头,并且要我陪她看电视,反正我今天不想上班了,就陪她吧!看着看着,她却好像睡着了,整个人慢慢倚到我怀里。我理直气壮的乾脆搂住她,像哄小孩入睡一样的轻拍着她的肩膀,她将头靠在我肩上,双手攀住我的腰,我知道她并不是真的在睡。

我轻抚着她的脸颊,有点热热烫烫的,我又将手指在她嘴唇上划着,她的嘴唇形状普通,但是下唇丰厚有弹性,她将它们轻轻翘起,接受我的爱抚,然後又用牙齿轻咬着我的指尖。

这一切,欣怡都还是闭着双眼,我抽回手指,凑上我的嘴,欣怡一点也不讶异的,马上和我热吻起来。我们本来就互相抱着,这回更分不开了,我们四只手在彼此身上摩动,好不容易才分开嘴唇,停下来喘气。

既然俩人有心有意,我就不再客气了,我开始去摸她的乳房,她从今晨到现在就是穿着那身运动装,细细的布料让我在乳房上摸起来更柔软,从手上的感觉我知道,她的内衣罩杯就只有薄薄一层。

欣怡也熟练的找到我发硬的鸡巴,隔着裤子抚摸着。我告诉她我想要脱掉她的上衣,她害羞的点点头,我就帮她脱下来,她用一手揽在胸前想要遮住美丽的景观,却反而将乳房托挤的更突出。我暂时不理她,也将我的上衣脱掉,然後伸手到她背後解开她的胸罩背扣。

胸罩脱掉之後,她只是轻微的抵抗就让我用手满握她的乳房,我则继续和她亲吻,她的舌头很柔软很灵活,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吸吮彼此的舌头。我的手指则在她乳头上捏着、拉着、揉着,她也开始解开我的拉炼,伸手到我裤里去握着鸡巴。

我乾脆将长裤内裤都脱掉,於是我光溜溜了。当然我也要脱掉她的短裤,我小心翼翼的,怕碰着她的痛处,然後再脱下她那条小小的粉红色内裤,我看到她裤底那湿润的痕迹。

我告诉欣怡我想舔她,她闭起双眼不回答我,我知道她是欢迎的。於是我蹲下来,将她的大腿扛在我肩上,她的嫩穴全开放在我眼前。

欣怡不像榆榆和媛琳有着漂亮的粉红色阴唇,她是淡淡的肉色,而且阴毛又浓又密,刚刚她还穿着三角裤的时候就有一些跑在内裤外面。

我摸到她的阴户很湿,但又和媛琳那种水份充沛的感觉不同,她是又稠又滑,摸起来黏黏腻腻的。我找到她的阴蒂,用指尖轻按着,她马上紧张的起了鸡皮胳瘩。

“哦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

我开始用舌头去吃她,我还是先点在她的阴蒂上,让她难耐的摆动臀部。然後沿着阴唇而下,在那两片肉上吮着,偶而舌尖深入她的阴道,让她发出高昂的浪声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宾┅┅轻点┅┅不┅┅重一点┅┅啊┅┅好┅┅好美啊┅┅”

她的淫水又开始分泌出来,我将它们全部舔走,不停的攻击她要命的那一点。

“唉哟┅┅好舒服┅┅啊┅┅哥哥┅┅啊┅┅要来了┅┅要来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我的哥┅┅啊┅┅我┅┅糟糕了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

她高潮了一次,我爬起身来,让她在沙发上躺正,我小心的睡到她身上。她满足的抱紧我,说∶“你真好。”

我笑着说∶“我可还没开始呢!”

我让她把受伤的脚搁到茶上,另一脚勾住我的腰,我很方便就占领了她。

她的穴儿很柔软,将我的鸡巴磨擦的很舒服,我告诉她我的感觉,她说∶“你也好棒┅┅插的┅┅我好深┅┅好深哪┅┅啊┅┅嗯┅┅”

她不停的哼着,几个太太中,应该属她最会叫了。

“哎呀┅┅哎呀┅┅”她咬着我的肩膀∶“好舒服┅┅好哥哥┅┅啊┅┅我要你┅┅要你天天我┅┅啊┅┅我好美啊┅┅”

我报复的咬着欣怡的耳朵,往她的耳根吹气,她全身因此抖得厉害,而且高声的叫起来。我得理不饶人,又手从她背後贴着沙发伸到她的臀上,紧按着她的屁股,让鸡巴干得更着力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我又要死了┅┅亲哥┅┅我的亲亲┅┅啊┅┅又来了┅┅”她声音突然放高∶“啊!┅┅啊!┅┅”

底下阴户一阵痉栾,我知到她又高潮了。我还不放过她,按住屁股的手向她肛门摸去,那肛门口早被浪水浸得湿透,我在门口轻轻的玩弄着,就让她又“哦┅┅哦┅┅”的浪叫。

我突然中指一伸,挤进一截在肛门里面,她叫的更快乐了。

“哦┅┅啊┅┅这┅┅这是什麽┅┅感觉┅┅哦┅┅好┅┅好┅┅怎麽这麽┅┅舒服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

我前後夹攻,她更把个屁股抛动的像波浪一样。

“啊┅┅你┅┅哥呀┅┅你┅┅干死我好了┅┅我┅┅不想活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再深┅┅深一点┅┅啊┅┅”

欣怡被我插昏了头,已经开始胡言乱语起来,我运棍如飞,她又泄了。

“天哪┅┅我┅┅又丢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好美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怎麽┅┅哦┅┅哦┅┅还在丢┅┅啊┅┅泄死我了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

原来是一次连续性的高潮,她的阴道不停的颤抖收缩,让我也忍不住了。我感觉腰眼阵阵发麻,龟头开始更胀大,终於马眼一开,阳精喷洒而出。

我们就都一起瘫在沙发上不肯起来,欣怡不停的告诉我她有多舒服,我想除了她已经好几个月未曾作爱之外,她和老公的性生活大概也不很美好。

後来,我将她抱起来,走进主卧房的浴室帮她洗澡。医生有吩咐今天上药包扎的地方不能湿水,我仔细的替她抹搽每一寸肌肤,她和我都享受极了,一时间小小的浴室里面充满妮春光。

那天晚上我要带她到西餐厅去吃饭,她细心的打扮了一番,换了连身长裙,我再看见她的时後,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我才知道,原来她妆扮以後竟然这麽美。

我们开车去到餐厅,我们一边吃一边谈笑,我发现能够和这样的美人吃饭,同时满足嘴巴和眼睛,是难得的经验。而我也才相信,传说中的主妇、贵妇、荡妇集於一身的女人,是确实存在的。

餐後我带欣怡到Pub去喝酒,她说她从没到过这种地方,我和她坐在角落边的小单桌,我为她点了一杯Bellini,她新奇的看着Pub里的往来人等,告诉我她大概老了。我说没这样的事,我认为她是今晚这里最美的女人。

我只是带她来尝尝新鲜,并不打算久留。离开前我去上厕所,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就看到一个大约只有20岁的瘦高年轻人正在和欣怡搭讪,因为太远了,我听不到她们在说什麽,我看见欣怡一直摇头,後来那人就走了。可是马上又一个也年轻,但有点胖的男子又靠过去了,我故意不上前,恰好刚刚那瘦高年轻人和朋有走过我身边,我听见他们在谈着欣怡,在说她上了床一定很美妙。

後来那胖子也走开了,却又来了一个大胡子老外,我赶快上前打发他走,牵着欣怡离开Pub.回家路上,我告诉欣怡我听到的话,我说∶“将来你老公不在,我又没空的话,你到这儿来倒是不错。

她笑着捶我,但是眼里闪着奇怪的光芒。

那晚她在我房里过夜,我们互相温柔的爱抚对方,但她不肯再让我上,说她白天已经很够了。她帮我舔着鸡巴,她说她很少做,我相信是真的,因为舔了半天也舔不出成绩来,我只好放过她。

第二天一早可就没那麽简单放过她了,我将她从卧室干到客厅,再干到後阳台,她还是那麽会叫,本来我打算拉她再去天台弄一回,她却死也不肯,反正我也够了,才和她吻别让她回家,我就准备上班去了。

下次要再能和欣怡相聚,像这样甜蜜的作爱,必然要等到她老公再回大陆,那恐怕得是一星期以後的事了。


少年阿宾(www.shaonianabin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