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阿宾续集 - 《邻居的爱》
第二章 媛琳

和榆榆要好过的一个礼拜里面,我们又偷偷的幽会了两次。

到了星期五,这天我有事必须要到高雄见客户,早上大约七点半,我正要出门,刚好在电梯里遇到谢太太,她提着俩个手提袋看样子也是要上班。

“早啊!谢太太!”我问候她∶“你怎麽带着这麽多东西?”

“我要去高雄啦,公司在高雄办厂商Seminar!”她笑着说。

“真巧,我也要去高雄,”我说∶“你去机场吗?”

“是啊!你也是吧?我可以搭你的便车吗?那我就不用再叫计程车了。”

我当然OK,於是我帮她提着提袋,一起到地下停车场上了我的车,然後到松山机场去了。因为俩人都事先没有预约,到机场後刚好有班机正在准备,我们就办妥了手续上飞机,我和她刚好被排到靠机尾的两人位,我们一边闲聊着。不一会儿飞机就起飞了。

旅程中我们谈着各自公司的业务和趣事,我相信谢太太绝对是她老板的好助手,她十分会应对,和她谈话是很愉快的经验。我们说着说着,不免又谈到牌桌上的事,我也想起了上个礼拜,曾看到她胸脯走光的事,於是我留心了她的穿着打扮。

谢太太今天穿着很正式的上班套装,短外套和短裙都是鹅黄色的,白色的丝质圆荷叶领衬衫,自然的贴在丰满的乳房上,我相信她那内衣也是白色的。短裙下露出雪白的大腿,隔着丝袜,可以看得见腿的皮肤应该是非常光滑细致的。

她的头发还是挽到脑後,梳得相当整齐,显示上班女性的典雅。她瓜子脸蛋儿,丰润的嘴纯涂着粉红色的唇彩,唇线划的很明朗,牙齿洁白乾净,所以笑起来的样子实在动人,而且她又很喜欢笑,我不禁看得傻了。

“黄先生,”她说话了∶“你怎麽这样看人┅┅”

“对不起!”我保持着礼貌∶“你真漂亮!”

“真的吗?”她又笑了∶“是我漂亮,还是阿榆漂亮?”

我一下子突然糊涂了,才醒起她说的是张太太榆榆。

“你问的好奇怪┅┅”我讪讪的说∶“你┅┅你们都很漂亮!”

“哦┅┅是吗?”她又神秘的笑着∶“那麽,我问你┅┅上个礼拜,我们不在的时候,你们┅┅在作什麽?”

我更窘了,一时间答不出话来,涨红了脸。

“好啊┅┅你们真的┅┅”她斜着眼角看我,那样子怃媚极了。

“我┅┅我┅┅”

突然被问起亏心事,我实在不晓得要说什麽,只是失措的看着她。因为俩个人的座位是那麽近,所以我可以清楚的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香味,我又呆呆的盯着她看。

“你又这样看我了┅┅”她嘟起嘴来,装作生气的样子。

我真的把持不住了,就往她唇上凑过去,吻到了她。

她“唔!”的一声惊讶,惹得後舱的空姐回头来看,我们都不好意思起来,空姐大概认为我们是一对情侣,笑了一笑也没说什麽,又自去作她的事。

“你好坏哦┅┅”她轻声骂我。

我见她不像真的生气,便大胆的伸手捉住她手掌,说∶“老实说,你比榆榆漂亮多了,我说的是真的。

她想要挣缩手回去,可是我抓的很紧,她见缩不回手,红着脸说∶“你别这样┅┅放开我┅┅”

“好┅┅”我靠近她说∶“可是我要再吻你一次!”

我也不管她同不同意,马上又吻住了她的红唇。我知道她担心别人注意,不敢太过於抗拒,因此我放肆的舔着她的唇,又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。起先她闭紧牙齿,我设法了几次之後,她终於让我进去,并且她也用舌头和我交缠着。

再後来,我们就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一次又一次的吻着,她的唇彩都叫我吃掉了。我更大起胆子,偷偷的伸手在她衬衫外揉起她的乳房。

我说过了,她的身材健美,乳房尤其丰满,握起来真是舒服。

可是她马上制止我,说∶“别这样!黄先生┅┅别弄皱我的衣服。”

我知道她等会儿还要参加公司的活动,衣服乱了不好,便不再摸她的胸,但是我倒又摸起她的腿来了。我沿着大腿内侧往上摸,发现她的腿在不停的颤抖,我终於摸到了那满涨的顶端,用手指轻轻的按动,那个敏感的地方

传来她温暖的体温,而且有一点点湿润。

我当然会兴奋起来,鸡巴已经发涨,但是在飞机上众目睽睽也不能作什麽,这时广播提醒旅客要降落了,於是我们只好停止接吻,我握着她的手,她将头靠在我肩上,真的像一对情人一样。

她告诉我她叫媛琳,公司里叫她Sophia,我也告诉她我的名字。

出了小港机场,我们一起搭计程车,我先送她去她们公司在霖园饭店的会场,我再到我客户的Office去。我们约了中午等俩人的事情都办完了,在靠近霖园的一家日本料理店一起吃午餐。

到了中午,我在那店的门口等媛琳,等到了快到一点的时候,才看见她匆匆赶来。她抱歉的说∶“对不起!被我老板缠住了,差一点不能来。”

我谅解的笑一笑,因为餐厅是公共场所,不知道会不会遇上什麽人,我们不敢就这样牵手进去,直到上了二楼的日式包厢并肩坐下来,我才去握她的手。

我们随便点了几样菜,由於时间晚了点,已经没什麽客人了,厢房显得很安静。餐食陆续的送上来,因为是独立了房间,除了上菜前女侍会敲过门再进来之外,就是我们俩人的世界了。

我们一边吃着菜,一边亲嘴,我还用嘴喂媛琳吃清酒,香艳极了。喝了酒,俩人都变得大胆,我脱下她的外套丢在塌塌米上,并且解开她衬衫的上几个扣子,她也不推辞,我就将她搂进怀里,伸手过肩,滑进到里面去揉着

她的乳房。而且这样的角度,我很容意就找到她的乳头,我用手掌心缓缓的磨着,她就“嗯┅┅嗯┅┅”的闭起眼睛享受着。

突然两声敲门声,纸门被推开,小姐送最後一道菜进来了。我们狼狈的坐正身子,小姐看到我们的样子也害羞的涨红脸,连声说对不起,我就吩咐小姐等到要结帐会再叫她,不用再进来服务了。

小姐走後,媛琳埋怨我,那骚媚的样子使我我又搂住她,乾脆将她上衣的扣子全部解开,然後拉起胸罩,哇!活色生香的丰满肉球就显露在我眼前,那满涨的圆弧,白嫩的肤质,她的乳头虽然不像榆榆那麽小巧可爱,却是娇嫩的粉红色,我马上张嘴含住,并且用舌头逗弄起来。

媛琳又闭上眼睛,一副受用的样子,我又吸又揉的,过瘾极了。

我偷偷的解开自己的裤头,褪下裤子,让发硬的鸡巴解放出来,然後在拉她的手去握住它。媛琳好像没想到会突然手上多出一跟鸡巴出来,好奇的睁开眼睛,我让她慢慢的套着我,但是她一直推开我埋在她胸前的头,似乎想要看我鸡巴的样子,我索性站到塌塌米上,让她看个仔细。

她温柔的轻抚着龟头、鸡巴杆子和阴囊,然後将龟头移到她脸颊上磨擦着,天哪!一个妩媚的都会美女对你作这样的事,你受得了吗?然而更妙的是,她将龟头含进她鲜红的嘴唇里去了。

我马上感觉到她嘴里的温暖,她的香舌在我马眼上挑动着,握住鸡巴的手掌也在缓缓的套动,然後微仰着脸,用骚媚的眼神看我。

我哪里还能忍住,马上将她推倒在塌塌米上,猴急的脱着她每一件衣服,仓促之间,还扯坏了她的裤袜。

我说媛琳是个标准的都会女子一点也没错,她连内裤都是新潮得的白色高腰三角裤,我将她最後的防线都剥除了之後,呈现在我眼前的是白羊一样的美丽胴体,丰满的双峰,恰当的腰身,肉感的臀部,小腹坚实,还有她的

阴毛稀稀疏疏的只有一小撮,真是可爱动人。

我想分开她的双腿,可是她不肯,我哪里由得她,双手用力一分,粉红色的穴儿就全被我看见了。我低头舐了起来,她就全面崩溃了,鼻音哼个不停,而且浪水直流。可是我们没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调情,我舔了一会,站起来将我的衣服全部脱掉,准备要跨马上鞍。

我让她仰躺着,就用一般男上女下的姿势,我将龟头顶住穴儿口,藉着淫水磨动一下子,她着急的挺着屁股迎凑,我不愿意她失望,腰身往下一压,她满足的“哦9了一声,鸡巴已经全根没荆。我才刚开始抽没几十下,她皮包中的行动电话忽然“嘟嘟”的响了起来,她伸手取过来接听,我只好先停下等她。

“喂┅┅哦┅┅老公┅┅”

原来是谢先生,这可好了,我正在她美丽的太太。

“公司的活动好了┅┅我正在吃饭啦┅┅吃完就回去┅┅傍晚前嘛┅┅”

我故意又抽插起来,媛琳脸上露出舒坦的表情和淫浪的笑意,但是她的说话还是要保持正常,我更用力的干着。

“没有啦┅┅不是啦┅┅我说在吃午餐嘛┅┅和谁?┅┅和┅┅和楼上的黄先生嘛┅┅我刚好在高雄碰到他┅┅”

我的天哪!她将我扯下水。

“是啊┅┅是啊┅┅好啦┅┅不然我叫他跟你通电话┅┅”

说着媛琳把行动电话递给我,我只好接过来,这浪蹄子竟然将烫手山芋丢给我。

“啊┅┅谢先生吗?我阿宾啦!”我说。

媛琳这时恶作剧的反将我翻倒下来,然後跨坐到我鸡巴上,摇动屁股,凶猛的干起我来了。

“是┅┅是┅┅我正好遇到谢太太┅┅哦┅┅不┅┅我不跟她一起回去┅┅我太太刚生产┅┅对┅┅在台南嘛┅┅我晚上要去台南┅┅对┅┅”

这次换我要咬牙保持语调的正常了。媛琳似乎是非常容易悸动的样子,浪水又特别多,我才说几句话之间,她已经将我的下腹弄的汤水淋漓。

“是┅┅谢谢┅┅我会跟她说┅┅是┅┅谢谢┅┅”

谢先生在问候我太太,我的确要跟他道谢,我不是正在干着他老婆吗?

“好的┅┅好的┅┅要再请谢太太听吗?┅┅”

媛琳吓得直向我摇手。

“哦┅┅好┅┅好┅┅再见┅┅”

我收了线,将行动电话一丢,马上又翻身将媛琳压下,毫不怜惜的狠插猛干起来。媛琳不敢叫出声来,可怜的轻轻“嗯┅┅嗯┅┅”着,过了一会儿,她浑身抽

,我知道她高潮了。

我这才将她抱起来,变成面对面坐着的姿势,她将头无力的靠在我肩上,我抚着她的背,鸡巴还插在她穴里。

这样的姿势很亲蜜,也很方便讲话。我问她∶“你老公常这样查勤啊?”

她说∶“是啊!老婆太漂亮了,怕遇上像你这样的色狼啊!”

“那我回去岂不糟糕!”

“也没有啦!”媛琳说∶“其实他担心的是我的老板!”

我想起媛琳刚刚说被老板缠住的事。我问她和她老板有没有发生什麽事,结果她笑笑不肯回答,我的兴趣就来了。

我捧着她的屁股,将鸡巴抽动起来,逼问她说给我听。

媛琳终於受不了了,她告诉我,到这家公司上班的第三天,就被她老板上了。我说嘛,面对这麽漂亮的大美人,男人哪里不会动坏脑筋的。

媛琳喘着气告诉我她和她老板作爱的细节,她说她老板其实长得高又帅,要不然她也不会那麽快上勾,而且她老板也不愿意和公司的职员发生办公室恋情,但是大概是她太美丽了。不过她也说,她公司往来接洽的厂商,如果派来的是年轻女性,他倒是一个都不放过。

我越听越兴奋,鸡巴每次都深深的插进顶到媛琳的深处,媛琳又说∶“我老板的鸡巴┅┅好长┅┅好长的┅┅都插的我┅┅啊┅┅插到心口上去。。”

我正干着的女人在称赞别的男人的鸡巴,我哪里肯认输,马上又将她放倒,再次疯狂驰逞起来,媛琳的浪水将人家的塌塌米弄湿了一大片。

“啊┅┅阿宾┅┅你也好强┅┅我┅┅好舒服┅┅好美啊┅┅天哪┅┅我又┅┅又来了┅┅不行了┅┅啊┅┅我┅┅完了┅┅”

她又泄了,浪水几乎是喷着出来,我觉得龟头发涨,知道也要完蛋了,赶紧抵紧她的花心,也射出来了。

我们休息了一下,才结帐离开餐厅,那服务小姐一直用奇怪的笑容看着我们。

我送她到机场去搭机,并且陪她在候机室里等待上机,我们一直像情侣一样的拥抱着,直到飞机起飞後,我才又搭车到火车站,准备去台南。


少年阿宾(www.shaonianabin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