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阿宾
第五十二章 人间TETRIS

阿宾在火车上才知道台风来了的消息,抵达台北车站,天色已经昏暗,风势虽小,雨势颇大。他先送嘉佩回去她住处,嘉佩身心都十分疲惫,但还是虔敬地将父亲的灵位供好,才肯让阿宾照顾她躺到床上,不一会儿便睡着了。

阿宾拧来一条毛巾,帮她擦拭着脸蛋儿和手脚,见她睡得熟了,就留给她一张字条,说过一两天再来瞧她,然後轻声的打开大门离去。

阿宾回到家,匆匆的跟妈妈问候,扔下行李,马上抄起电话筒,着急地想要知道钰慧在澎湖的情形。

“阿宾,”妈妈对他喊着:“你的学妹一直来电话要找你……”

阿宾随便“唔”了一声,只管打他的电话,经过一通又一通曲折的查询,他才拨通了钰慧投宿的饭店。钰慧这时正在饭店大厅聆听雨打长窗,接到柜台的通报,跑过去拿起话筒一听,阿宾急切的声音从远方传来,她既意外又感动,不由得全身都暖呼呼的,双手捧着话筒,和阿宾情意绵绵起来。

淑华和肥猪见她半天不回来,就一起走到柜台,正巧听到钰慧在问:“那你有没有乖?”

淑华作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动作,钰慧白了她两眼,大概是阿宾在电话里的答案令她非常满意,她又满足的笑着,淑华一挽肥猪的手,拖着他说:“走吧!没你的份了,还不懂吗?”

阿宾和钰慧足足讲了一个钟头,才你亲我我亲你的切断话键。钰慧笑眯眯的走回沙发,淑华故意用睥睨的眼神看她,钰慧诈作不知,淑华捉狎的痒她的腰眼,钰慧忍不住嘻嘻的大笑,俩人吵闹成一团。

而阿宾这边,他才搁下电话,铃声立刻又响起。

“喂……”他再拿起话筒。

“学长弟弟……”会这样叫他的就只有某一个人:“你可回来了!”

“唔,敏霓,”阿宾记起了妈妈的传达,说:“你找我?”

“来陪我好吗?”敏霓说:“家里都没人,我会害怕……”

敏霓说她爸爸妈妈出国旅行已经一个礼拜了,留下她看家,昨天晚上她们那条街停电,她躲在被窝里害怕了一个晚上,她担心今晚如果再停电,她准会吓死。

她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抖,阿宾心里头舍不得,就答应过去陪她。他挂好电话,跑回房换了条短裤,匆匆跟妈妈招呼了一声说要出去,在大门边抽起一把五百万大雨伞,套上凉鞋,“碰”的就出门去了,留下妈妈愣在那里搞不清楚状况。

他快步走过几个Block,大雨滂沱地下着,来到敏霓家的大楼下,敏霓已经在门口等他,她穿着一件无袖宽领的短衣和一条尼龙短裙,头发扎起两只散散的马尾,不管什麽时候,她总是会把自己打扮得俏丽可爱。

他们手牵手一起穿过大堂,守卫柜台的老伯伯好奇的看着他们,敏霓不好意思的按下电梯钮,电梯门立刻开了,他们走进去,关上门,让电梯往上升。

敏霓拨了拨阿宾被雨水打湿贴在前额上的头发,阿宾围手将她搂在怀里,她贴脸靠在他的胸膛,感受到源源的热力,觉得充满了温暖。

电梯停在九楼,阿宾虽然和敏霓家住得近,却从来没来过。跨出电梯,敏霓打开正对面的大门,带阿宾进去。敏霓的家朴实简单,窗明净,给人很亲切的印象。

“好了,”阿宾作出不怀好意的表情:“现在你要我怎麽陪你?”

敏霓在他腿上捏了一下,说:“少作怪了,乖乖坐好。”

阿宾坐到藤制的长靠背椅上,敏霓打开冰箱,端了两杯酸梅冰出来,放在玻璃茶上,大厅的吊顶风扇缓缓地转动着,他发现敏霓家中的摆设,都透露着悠闲的感觉。阿宾舒服的靠在椅背上,敏霓在他旁边坐下来,举起茶杯啜了一口,并且用手肘拐他一下,示意他也拿起来喝。

“我妈说,不可以随便喝女生给的饮料耶。”阿宾说。

“那好,”敏霓拿起另一杯:“渴死你算了。”

说完她就大口的吸满一嘴,阿宾看她两杯都喝了,连忙夹手夺过要给他的那一杯,活该,就只剩下一半。他愁眉苦脸的瞧着敏霓,敏霓含着冰水,顾盼左右,一脸调皮,阿宾让她看看那晃当当的杯子,她还故意要将冰水吐回去,阿宾赶快阻止,敏霓以为他怕了,高兴的眯起了眼睛。

阿宾却移走杯子,侧下头来,指了指自己的嘴,敏霓不免满颊飞红,原来他是想要从嘴里接过去。敏霓捱不过这无赖的初恋情人,她嘟起樱唇,和阿宾对着嘴吻住,慢慢地把酸梅汁度过去给他,一时风情旎,敏霓自己都醉陶陶的,到後来酸梅汁没了,敏霓索性连小舌头都伸过去给阿宾吸着,俩人耽溺其中,甜蜜无比。

阿宾的怪手在敏霓腰间蠢蠢欲动,摸上她胸前小巧的蓓蕾,敏霓机警的推开他,娇喘说:“喂,学长,你可是来保护我的。”

阿宾不甘愿的点着头,再喝下那剩馀的半杯酸梅冰。

“走!”敏霓站起来,牵着阿宾的手。

“去哪?”阿宾问。

“我的房间。”

“唔……”阿宾说:“我是来保护你的。”

“要死了,”她骂说:“去陪我打电脑啦。”

敏霓有一部新的386,加装了声霸卡,玩起电脑游戏来声光效果十足。他们走进房间,阿宾新鲜好奇的到处看,她的房间里充满女儿气息,书桌整整齐齐,四壁摆满了大小不一的绒毛娃娃,每只书柜前都还挂着手缝的布帘,房灯包饰成纸糊灯笼,确实是可爱的小天地。

阿宾一头扑在她的床上,抱着棉被狠狠深嗅着说:“好香啊!”

然後抓起枕头同样说:“好香啊!”

敏霓不理他,站在桌前打开电脑的Power钮,阿宾却伸手将她一拉抱住,滚落到床上,亲着她的脸还是说:“好香啊!”

“唔……放开我……”敏霓挣扎着爬起来:“你不规矩,我要生气了。”

她真的别过脸去,拉开椅子坐下,桌子和床之间距离很窄,椅背正好顶住床边。敏霓自顾自的抽换磁碟,阿宾涎着脸同她说话,她故意不理他。

“生气了?”阿宾逗她。

她Key了几个指令,萤幕上出现俄罗斯方块,她熟练的按动方向键,Play起来。

“学妹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霓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亲爱的……”他越叫越亲热。

敏霓还是玩她的游戏,掉下的方块迅速地转动挪移。

“哦……你玩得很好嘛……”阿宾隔着椅背坐在床沿,从背後摸索着她的小腹。

“Don't touch me!”敏霓说,却没有真的动作阻挡。

阿宾就在那儿上下其手,敏霓其实很痒,又不愿笑出来,阿宾用两只食指轻划过她的腰际,搔到她的腋窝,撩动她稀疏的腋毛,敏霓“噗嗤”一声,但随即又板回面孔,继续玩她的游戏。

阿宾怎不知道她在作态,故意在她耳根边小声讲话:“啊……移这边……转那边……”

敏霓听得汗毛直竖,脖子上连连发麻。阿宾的手指又不守规矩的自短衣袖口伸进去,用指侧在她隆起的软肉边,顺着圆弧撩拨不停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嘛……嗯……别……闹我……”

阿宾咬着她的耳朵,左手攀在她肩上,然後轻轻的溜进她的领口,在她的乳沟中嬉戏着。敏霓摆在键盘上的手在发抖,唯一能作的就是喃喃的说:“我……我真的生气了……”

阿宾一下子钻进内衣里,中指食指夹住小豆豆,拈动起来,并且说:“生气啊……你生气啊……”

“哦……哦……我……哦……我不理你了……哦……”敏霓手指不再听使唤,画面上的方块很快就塞顶了。

阿宾放手滑下床来,跪到敏霓脚边,将脸埋在她胸前,软绵绵的,真舒服。敏霓按动了几个字,重新开打,却忍不住重重的喘起来,原来阿宾将头躲进了她的短衣,在里面为所欲为,她哪能保持冷静。

“不要……噢……坏学长……不要嘛……”

阿宾是如此灵巧,戏啮着豆腐般的细嫩乳房,舌尖还伸进胸罩里,想要捞点什麽又捞不到,敏霓被逗得全身不对劲,暗暗交磨起双腿,牙齿咬住下唇,显示器上的方块又很快地叠满了。

“哎呀……”敏霓难过的说:“别痒我了……哦……”

她低下头,从宽宽的领口看他怜爱的舔着自己,突然,阿宾又钻出短衣外面。

“我脱掉你的衣服哦……”他看着她说。

“不可以……”

他把敏霓的短衣从左肩头向下轻扯,尽管她左闪右躲,马上露出一大片的雪白,他再把右边也拉下,敏霓的双臂变成被自己的衣领捆住,里面粉红白点的少女内衣罩覆在高高挺起的乳房上,这内衣的罩杯很薄很软,她两个尖尖的小突起非常清晰诱人。阿宾隔着罩杯就吸住了一颗,敏霓没有手可以来保护,听任他胡作非为,只有嘴上继续恫吓着:“我……我这次……真的……要生气了……以後……都……不理你了……”

阿宾古灵精怪,挤进她两腿中间蹲着,她的短裙因此撑缩得往上皱起。

“我好怕啊……”阿宾在她腿根处吻着:“理我一下嘛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不要……”敏霓被他弄得语无伦次了。

“理我啦……”阿宾一直逗她。

“不要……才不要……”敏霓突然低呼了一声:“啊……”

原来阿宾的手指隔着内裤,压在她的阴阜上,并且在上下地撩动。

“哦……不┅不要……啊……学长……不要嘛……”敏霓转成撒娇的说。

阿宾把潮湿的手指拿到她面前,问说:“唔,真的不要吗?”

敏霓羞赧极了,噘嘴不依,阿宾举开她的双腿,也坐上椅子,和她面对面紧贴着,他又抓来敏霓被绷束着的手,摸向两人拥挤的胯间。

“啊……要死了……”敏霓吃惊的说。

阿宾不晓得何时居然已经把裤子脱掉了,敏霓握住的是一条热烘烘硬梆梆的肉棍子,她当然知道那是什麽。

“大坏蛋!”敏霓对肉棍子用力一捏。

阿宾不但不痛,反而舒服的跳动起来,他欺近来亲吻敏霓的香腮,敏霓起侧着脸让他啜着。他翻过手指,再次扣向敏霓的私处,敏霓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的叫起来,他左摸右摸,甚至钻进内裤里去了。

“哦……天哪……”敏霓叹着气。

“舒服吗?”阿宾在她耳边问。

敏霓点点头,阿宾又问:“还生气吗?”

“你这样子我怎麽生气?”敏霓说。

听起来又是阿宾不对了。阿宾坏人做到底,他扯开敏霓内裤的底布,屁股向後退,将龟头抵在那湿淋淋的缝口上。

“啊……”敏霓惊慌起来:“不行……”

阿宾哪有什麽行不行?他突破阴唇的阻挠,藉着润滑慢慢推进,即使敏霓抓着他的杆子也阻挡不了,被他占领了三分之一。

“哦……慢……会痛……啊……”

敏霓的确非常紧,阿宾知道她是真的痛,就停下来不再前进。

“好痛啊……”她抱怨说。

阿宾吻着她的唇,一会之後,才进进退退的又挺进去一大截,敏霓便将抓着他的手掌放开了。

“哦……”她呻吟着。

“还痛吗?”阿宾问。

她摇摇头。

“舒服吗?”阿宾又问,这次她不肯答了。

阿宾将她的短衣再向下褪,让她的双手释放出来,他捧住敏霓的小屁股,一抱一压,敏霓“噢”的一声,阿宾已经全部插进去了。

“舒服吗?”阿宾不死心。

“很……舒服……”敏霓紧搂着他。

敏霓的双腿被阿宾压架得仰举起来,阿宾从容不迫,一下一下慢慢动作,他每次都抽退到只留下半个龟头,再深深送入,敏霓的腿肉就伶伶的抖着。

“哦……唉呦……哦……真奇怪……啊……怎麽是这样……啊……”

阿宾陷在敏霓的身体里面,既温暖又窘迫,不禁感叹真是美妙的可人儿。他的鸡巴撑得又长又直,插动时龟头磨过层层的波纹,让敏霓断续的颤栗着。接着阿宾开始鼓动轻快的节奏,敏霓因而也唱出动人的乐章。

“嗯……宾……好深哪……好深……哦……好……美啊……”

敏霓经验少,对阿宾过人的长处有点吃不消,尤其他连连顶到她最深的蕊株上,就像要插透了心坎一般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轻点……噢……轻点嘛……唉呀……又碰到了……哦……会死掉的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会死掉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喜不喜欢?”阿宾问。

“喜欢……哦……”敏霓将脑袋後仰,搁在椅背上。

“喜欢什麽?”阿宾伸手进去她的罩杯里,玩弄她的乳尖。

“喜欢阿宾……喜欢阿宾……敏霓喜欢阿宾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爱你……”敏霓说的可是真心话:“阿宾喜欢敏霓吗……?”

“喜欢你……阿宾喜欢敏霓……”阿宾用力起来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哥……学长弟弟……啊……敏霓都给你……敏霓都是你的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”

“多舒服?”

“很舒服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啊……别问了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阿宾不问了,只是疾风般的抽送着,小小的木头椅子被俩人摇得吱吱作响,敏霓要命的求饶着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太快了……哦……会受不了……哥……慢……我受不了┅┅唉呀……不好了……不好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唉呀……”

敏霓急急地收缩着,热潮一股接一股他们俩人最要好的地方喷出来,她的身体已经渐渐体会出男女间的奥秘和美妙了。

“哥……多爱我一些……我要你……”敏霓接近最後的关头了。

阿宾不敢辜负她的期望,将鸡巴刺得强劲有力,敏霓四肢酸软,腰眼发麻,快乐的涟漪一圈接着一圈荡漾着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不好了……不好了……”敏霓叹着。

敏霓的水份越流越丰沛,阿宾发现天雨路滑,就小心慢走起来。

“别停……哥哥……快一点……”敏霓催他。

忽然间,“嗤”的一声,四周伸手不见五指,真的又停电了。阿宾在黑暗中奋力驰骋,敏霓越来越没法控制自己,终於腰枝一挺,小腹急缩,子宫深处阵阵痉挛,浪水四漫而出,她高潮了。

“噢……”她拖着长长的娇嗔,心里无限的满足:“宾……”

阿宾深深吻住她,敏霓今晚不须要害怕,阿宾的臂弯是安全的堡垒,温柔又舒适。这是阿宾和敏霓第二次要好,但是阿宾一直有个疑问。

“敏霓……那个……”阿宾说了几个字,後来又吞回去。

“怎麽了?”敏霓心思很细:“要说什麽?”

“你和你男朋友……”阿宾问:“都没做过吗?”

敏霓沉默不语,静静的看着阿宾隐约的轮廓,阿宾心中愧疚,说:“对不起!”

“对不起什麽?”敏霓说:“我是你的嘛……”

这回轮到阿宾沉默不语了,敏霓又幽幽的说:“我知道,你是钰慧妹妹的。”

阿宾能说什麽?他只好再吻住她。敏霓善体人意,她故意抱着他扭动,阿宾可还是硬生生的放在她身体里的,她不久就把自己弄得再度热烈起来。

“哥哥……”她说:“你再动一动……”

“啊!”阿宾说:“我想啊,可是,你没看都没电了吗?”

敏霓的手摸到他插入她身体的地方,浅笑说:“你撒谎,插头不是还插着吗!”

阿宾这可就没有藉口了,她将敏霓整个人端起来,小心的放到床上,再把鸡巴拔出来,敏霓担忧的抓着他的手,他摸索着想脱掉她的内衣内裤,反正现在什麽都看不到,敏霓就不再害羞,乖乖的配合着让他去脱。

当敏霓变得一丝不挂的瞬间,灯却亮了,电脑也再度重新开机,硬碟传来嘎嘎的响声。敏霓羞愧无比,急忙揽胸缩腿,阿宾弯腰斜跪在她身旁,嘴巴吻上她黏着不放,右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。

“嗯……”敏霓哼着。

他放掉了敏霓的唇,向下逐渐吻到喉头,敏霓又痒又舒服,闭起眼儿,双手紧紧地抱着阿宾,阿宾的手找到她的小乳头,中指和食指巧妙的夹拨着,他发现敏霓的喉咙传来一阵阵无声的震荡。

敏霓蜷曲的身体松动开来,小手也主动的在阿宾身上抚摸着,从他毛绒绒的胸口向下腹,抓到他长长的肉蛇,然後捧住他的软囊,轻巧的托揉着。阿宾舒服透了,他跪在那里一动不动,享受敏霓的服务。

敏霓奇怪阿宾的攻击怎麽停顿了,睁眼一瞧,发现他一脸沉醉的表情,大感有趣。她让阿宾继续跪趴在那里,自己侧身坐起来,一手仍然从下面套玩着大鸡巴,另一手从背後来在他的阴囊上细细得捏着皱皮,阿宾爽得乱七八糟,没想到这样子会这麽受用,龟头大涨,又油又亮,鸡巴杆子硬到发痛。

他突然发难,将敏霓推倒躺回床上,跳上她的身体,架起她腾空虚踢的双腿,就想强来。敏霓拼命的挣拗着,阿宾搞不清楚,是她说还要的,怎麽抵抗得这麽顽固,其实敏霓并不是要拒绝他,她是在同他玩摔角,她嘻嘻的笑着,阿宾一个不注意,被她反制翻到上面来,抓执住阿宾的双手,阿宾假意受擒,瞧她到底想要作什麽。

敏霓跨坐在阿宾身上,将他的硬棍子压在肥嫩的阴阜下,她轻的前後摇晃,阿宾还没来得及反应,她自己就“嘤嘤”地喘起来。

阿宾以逸待劳,让她去耍玩,敏霓放开双手,前後交撑在阿宾的小腹和大腿上,阿宾轻轻的抚过她一身洁致的肌肤,敏霓则是痴痴的看着他。

敏霓觉得身体越来越热,她向後滑走,让阿宾的阳具像旗杆般竖立起来,敏霓单手握不了一半,诧异的上下套动,不可思议它是如何放进自己里面的。

“好长哦,”敏霓说:“怎麽会这麽长呢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阿宾又被问倒了。

敏霓高跪起身体,移动屁股,让粉肉穴儿将阿宾含进去,她打着哆嗦,慢慢往下坐,觉得已经被顶满了,低头一看,结果还有一大截留在外面,她变换姿势,改成双腿同蹲,双掌压在阿宾胸前,小屁股悬空的向阿宾沉下来。

“啊……好深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她仰脸唏嘘着:“穿过去了……”

她一边说,圆臀一边还是往下压,终於把阿宾全部掳获。

“唉……”她满意的松了口气。

阿宾被她的骚态刺激得把持不住,就想按着她猛干一番,可是他才刚开始挺不到两下,敏霓就连忙说:“你别乱动……”

敏霓像猫一样蹲在阿宾身上,也觉得俩人光溜溜的样子很滑稽,忍不住“咯咯”好笑起来,她学习阿宾对付她的方法,用力的摇动圆臀,打算也要把阿宾弄个够,没想到阿宾无动於衷,她自己倒反而“喔……喔……”娇啼着。

“啊……不公平……”她停下来抗议。

“怎样不公平?”阿宾奇怪的问。

“都只有我在舒服……”她不满的说。

阿宾见她得了便宜还卖乖,双手捧住她的屁股,下身狠狠地耸动,粗大的鸡巴在小嫩穴中直进直出,抽送得让敏霓软瘫下来,伏在他身上只有咻咻喘气的份。

“唉……唉……好哥……我……我不敢了啦……啊……轻……哎呀……好美啊……轻点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啊……会受不了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还使不使坏?”阿宾猛插着。

“呃……不……不敢了……哦……”她哽着声音说:“啊唷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好像……又要糟糕了……”

阿宾的龟头更是重重地击印在她软软的深处,连敏霓自己都不知道的是,她的花心正一连串的颤抖,让阿宾觉得像有一张小嘴在吸吮他一样,而且穴儿口缩得更紧,把他箍得更加痛快,想停都停不下来了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”敏霓这回高潮来得很快:“我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完蛋了……死掉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敏霓全身泛红,腰子骨僵直弯起,然後突然脱力的跌贴到阿宾身上,偷偷地在抽噎。阿宾还想继续,却於心不忍。

“我好爱你啊,宾……”她如泣如诉的说。

阿宾在她的额上怜爱的亲吻,鸡巴偶而抽动一点点,她就紧张的抓着阿宾的肩说:“别动,别动,好哥哥,我够了……不要了……”

“啊?那我怎麽办?”阿宾愣愣的说。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她不负责任的说。

“咦?”阿宾真是哭笑不得:“刚才有人说她爱我的。”

“我不行了嘛……”敏霓把脸埋在他胸前。

“那……至少也要让我起来呀。”他说。

“不要!”敏霓拒绝。

“你……不讲道理。”阿宾说。

“不要……”敏霓紧抱着他。

“我……那我要去打电脑游戏。”阿宾说。

“你的事!”敏霓昵着他闹。

阿宾蓦然撑起身体,连敏霓也一并带上来,敏霓反正就是要和他黏住,他就抱着她爬下床,敏霓痴痴的仰望着他说:“你好强壮啊!”

阿宾坐到电脑前,敏霓安稳的倚靠在他肩上,阿宾打进指令,方块开始一块块地掉下来,他转动方块让它们落到适当的地方。

敏霓传来平和的鼻息,阿宾低头看见她甜美的容貌,便用脸颊去亲磨她的脸颊,敏霓幸福的微笑起来。

“啊呀!”阿宾说。

突然电又断了,萤幕缩成一个小光点,同时浮飘着淡淡的冷光。

“又停电了,敏霓。”他说。

“我知道,我不怕。”敏霓说:“抱紧我。”

阿宾抱紧她,等待着,窗外的风雨声又飘摇起来。


少年阿宾(www.shaonianabin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