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阿宾
第四十一章 诱

春假还剩一天,钰慧和孟卉明日就要回台北,孟卉的爸爸也即将回国,姑姑趁最后的机会约了温泉旅馆的老板到家里来幽会,自是春光旖旎,缠绵无限。

她们早上相约见面,才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,黏在一起以后便分离不开来了。俩人从卧房干到厨房,从客厅干到浴室,还跑到孟卉的房间大操大弄,那老板射了三次精,直喊受不了,可是姑姑不肯放过他,强逼着把他再度舔硬以后,拉他到车库里,在姑丈的Volks Wagen中,姑姑放浪形骸,车门四开,大喊大叫,又颠鸾倒凤了一次,已经下午二点多,才让他回去。

姑姑全身大汗汤汁淋漓,等他走后,就回房间冲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,洗出来真是无比的畅快,她坐到妆台前,赤裸着娇躯,慵懒地对镜梳整头发。

忽然门铃“叮叮咚咚”的响起俏皮的节奏,姑姑笑骂了一声:“死鬼!不知道忘了什么?”

她抓起一件浴袍披上,再在头发扎上了一条毛巾,蹦蹦跳跳的下楼,“咿呀”的就将大门打开,没想到门外站着的是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士,姑姑的满脸笑容不由得变成尴尬羞臊,急忙抓紧浴袍,说:“志贤,是你!”

那志贤踏进客厅,看姑姑衣衫不整,也很难为情,问说:“嫂子,大哥在吗?”

原来这志贤是姑丈的同事,年纪很轻约莫三十出头岁,是姑丈带入行的后辈,但是他学识好肯学习又有冲劲,已经和姑丈同样都在公司当起业务经理了,不过他仍然像当初跟着姑丈时一样称他为大哥,自然也叫姑姑为嫂子。

志贤常常会到她们家里走动,所以其实相当熟稔,只有从他去年结了婚之后才比较少来,但终究不是需要客套的朋友,所以他很自动的就脱下皮鞋,走近到沙发坐下,姑姑也当他是自己人,陪着在沙发的另一端随便落坐,一手还拉着浴袍,一手就轻松的按着头上的毛巾,一晃头,乌黑浓密的秀发落下成为美丽的波浪,然后用毛巾在发稍揉搽着。

“他出差不是要明后天才会回国吗?”姑姑一边搓着头发,一边反问他。

“啊!那我记错时间了,因为一直都在春假中,”志贤说:“我还以为他昨天或今天就回来了呢!”

“什么事吗?”姑姑问,她交叠着双腿,不免就露出在浴袍外。

“也没有什么事,想他出国这么久,过来找他叙叙而已。”志贤说。他虽然时常和姑姑见面,却从来没看见过她这样芙蓉出浴的娇美模样,不禁吞了吞口水,坐立难安起来。

姑姑看在眼里,心中窃窃的笑了笑,忖道:“男人都是色狼。”

她将毛巾披在肩膀,站起身来说:“你好久没来了,先坐一会儿,我去倒杯咖啡你喝。”

说着她便走进厨房,志贤看着她那光着脚丫娉娉婷婷的背影,心头忽然紧绷地酸瘠起来,他想:“大嫂子好美啊!”

姑姑在回到客厅的时候,浴袍已经结好扎上腰带,不必再用手去抓着,她端来两杯咖啡,弯腰放下一杯在志贤面前的茶几上,她看见志贤的眼睛在飘移搜索着她浴袍内的乳肉,她就保持那姿势停了一下子,替他摆好糖包、奶精和调羹,姑姑心想:“偷看我,嘻嘻,哈死你!”

姑姑坐回方才的位置,放下自己的咖啡,然后两手都举起来整理头发,她一边和志贤闲聊,一边侧头抹揉着头发,上半身就不免有一点震动摇摆,志贤看见她那浴袍的交叉的领口因此慢慢的滑开,现出一小半边圆圆满满雪雪白白的乳房,姑姑恍若不知,继续搓着头发,那乳房就轻轻地摇晃不已,志贤想看又不敢一直看,心痒难忍,不时的变换坐姿,姑姑虽然佯装谈笑,岂是真的没有察觉,她故意作弄他罢了。

志贤看着姑姑的白肉越摇越穿梆越多,已经顾不到礼貌,眼睛盯得发直,姑姑的乳房还在晃着,眼看就要露出乳晕乳尖,突然姑姑就站起来,说:“你再坐一会儿,我上楼去一下。”

然后姑姑转身走上楼梯,志贤满心失望,又看着她那摇曳生姿的屁股,那么圆!那么翘!连内裤的凹痕都没有,原来,大嫂子里面是一丝不挂的!

他等姑姑完全上楼了,才赶紧整理托正了已经发硬的鸡巴,真糟糕,他谴责自己,这是人家的老婆,好朋友的老婆,怎么可以胡思乱想。但是继而又想,这是人家的老婆,好朋友的老婆,不看白不看,免得便宜了别人。

他来找姑丈,姑丈既然不在,他寒喧已过,理当辞别离去才对,但是现在他说什么也舍不得走了,姑姑叫他再坐一会儿,他就再坐一会儿吧!

姑姑再下楼时,换了一件紧身的黑色露肩小可爱,将隆胸细腰全部衬托出来,下身是一条轻松的白色小短裤,其实都是孟卉的,姑姑特意去取来穿上。这样子凉快的打扮,每当她转身背向时,那屁股肉的可爱下缘就会遮掩不了,而被人看见。

“就是要你看!”这是姑姑的打算:“能看不吃,活该!”

姑姑回到沙发上,端起已经有点冷的咖啡呷了一口,问说:“对了!怎么没带你太太来?”

“啊!她趁假期回娘家去了。”志贤说,并且装作漫不经心的去抽取几上的一叠报纸,结果不知怎么搞的,居然将自己的咖啡给碰翻了,几上地下都是咖啡渍。

“哎呀!”他自己惊呼一声,慌张地想要找个东西来擦拭。

“不忙,不忙,”姑姑毕竟是家庭主妇,她告诉志贤说:“你别动,我去拿抹布,免得弄脏了你的衣服。”

姑姑到厨房里拿了两条抹布回来,弯着腰将几上的咖啡擦去,志贤就又看见姑姑胸前饱满的肉球,被小可爱撑着捧出一大半,软软呼呼的样子,啊,她恐怕还是没穿内衣,真是的,只要再露一点,再露一点就能看见乳头。姑姑手臂在桌面上抹着,那两团肉就像要摇出来似的,志贤的心跟着“噗通噗通”的乱跳不止。

姑姑又蹲下来去擦拭地板,那景观就更突出了,小可爱承受不了乳房的重量,被沉沉的撑开,凹陷的乳沟变得丘壑分明,志贤觉得他的鸡巴简直在发痛了。姑姑不断的在地板上移来移去,后来还跪趴着背向志贤,圆圆的美臀便高高地蹶起,那件短裤是那么的短,所以裤脚就自然地弯成弓状,掀撩翻翘半遮半现,整个大腿肉,下半片嫩屁股,甚至粉白的三角裤都窥然可见,志贤差点想扑上去按住姑姑便来狂乱一番,但是他只是想想而已。

姑姑终于擦好了脏污,她回头对志贤嫣然一笑,说:“我再冲一杯热的给你。”

然后她站起来,装作蹲软了腰,还故意挺了挺胸,才又进厨房,果然不久又端出一杯香喷喷的咖啡来。志贤这回不让她放到桌上,伸手去接,顺便摸了一下姑姑的柔胰,姑姑笑着让他接过去,她又将刚才志贤没拿好的报纸递给他,他赧然的摊开来左右看着,姑姑也取过副刊,站在他旁边随意的浏览了一下。

“哈,这个人真滑稽。”姑姑不晓得在报纸上看到什么,咭咭的笑起来。

“什么?我看看!”

志贤被勾起好奇心,也想看,他伸手想去攀拿姑姑手上的报纸,姑姑却还想看,笑着转过身躲他,说:“等一下,我再看一下……”

志贤没料到姑姑会躲,手指没抓到报纸,刚好勾住姑姑背胳肢窝下的小可爱,他吃了一惊,警觉反应这是不礼貌的动作,该当缩回手,指头却僵硬无法放直,“唰”的一拉,那小可爱立刻被扯脱离开正常的位置,浮现出姑姑光滑润泽的背膀。

姑姑和志贤都呆住了,姑姑茫茫然的转过身来,这下更糟,她的右边乳房完全挣脱了小可爱的束缚,完整的裸裎在志贤眼前,志贤则是傻傻的盯着看,姑姑白皙的乳房上还看得见隐隐的丝丝青痕,乳型浑圆完整,大大的褐色乳晕,小葡萄般的乳豆站直在上面,姑姑一脸难以置信的回盯着志贤瞧,俩人停下一切动作,静静地沉默相对着。

也许是过了有一世纪那么久,志贤才悠悠还□,他伸起颤抖的手,小心翼翼的捏住小可爱的上端,将它拖回去原位把乳房重新罩住,可笑的是他大概是要安慰姑姑吧,还反手在姑姑的乳房上拍拍像哄抚小孩一般,姑姑看着他一脸无辜的可怜样,忍不住“嗤”的一声笑起,走过一小步再靠近他一些,志贤忐忑地看着她说:“对不起,嫂子。”

姑姑又再逼近他一点,装作生气的瞪着他,他连忙收回视线,反而正好端睨着姑那几乎已经贴上鼻尖的乳房,他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了。

“干嘛?不敢看我?”姑姑说。

“不……不是的!”

“我好看吗?”姑姑冷静的问。

“好看……嫂子很漂亮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看了?”姑姑问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他答不上来。

姑姑弯下腰,将脸凑到他面前和他对望着。

“为什么不看?”姑姑又问。

“嫂子……嗯……?”

“啾!”姑姑忽然在他的嘴上轻啜了一下,把他吓了一跳。

姑姑又挺直身躯,双手拉着小可爱的底端,缓缓的往下拉,那上端的松紧带困难的滑溜过姑姑最高的峰顶,团团的奶肉被绷得紧紧的,突然那对乳房一跳,小可爱挣扎开来,双乳清清楚楚的送到志贤眼前。

“好看吗?”姑姑再问。

“嫂子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志贤吞吞吐吐,咿唔了半天。

他再也受不了了,发狠的将姑姑拦腰一抱,把脸埋进姑姑软软的怀里,姑姑“嘤咛”一声,然后抱着他的头,抚弄他的头发说:“乖!”

志贤还坐在沙发上,姑姑身子一矮,跨跪坐到他膝上和他面对面,和他互相凝望着,她轻轻的问:“乖志贤,嫂子给你干好不好?”

志贤一听这么肉麻的问话,差点儿全身都酥化掉,慌不迭的答应说:“好!好!好!”

“好什么?”姑姑对着他的脸吹气。

“好……好!我要干!我要干嫂子!”他连声音都在颤抖。

姑姑捧起他的脸,和他接吻起来。他则是双手抱抓着姑姑的屁股,除了在短裤外面摸,还穿进短裤里,连着三角裤一起揉动,姑姑的臀肉彷佛新蒸的粉桃,细软又有弹性,摸起来十分舒服。姑姑眯着媚眼,倚身将他一推,便把他推倒在沙发上面,姑姑柔若无骨的靠在他怀里,他两手仍是贪恋着姑姑的屁股,而且还蠕蠕的伸展到两腿之间,一面摸着大腿内侧,一面碰触着姑姑温暖的圣地。

“唔……别这样……”姑姑娇娇地说。

她拉起他的两手,借力撑坐在他身上,然后又牵起他的双掌,一起敷盖到丰满的双乳上面,志贤不是傻瓜,立刻忽轻忽重的揉搓不停,更用掌心去研磨那已经坚硬的乳头,姑姑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的表示欢迎,下身也压在他胯间摇动着。

“喜欢嫂子吗?”姑姑闭着眼睛,脸上洋溢着浪笑。

“喜欢……”

“喜欢嫂子的什么?”姑姑摇甩着头发。

“嫂子很美……很漂亮……”志贤说。

“你老婆也很美啊!”姑姑说。

“没有嫂子美……我……我还喜欢嫂子的奶奶……好大……好圆……”志贤说。

姑姑睁开眼睛,从他身上站下来,慢慢的摇摆着走到客厅中央,将那围在腰间的小可爱脱去,然后解开短裤,转身背对着他,双腿脚尖上下点动,让臀部也波浪般的起伏着,然后将短裤缓缓的捋下,翘起圆臀,让白色三角裤绷满在屁股上的动人模样给志贤更看个够,她再转身回来,那短裤便松松的落到脚跟,姑姑随脚一踢,刚好飞扑到志贤脸上。

志贤半坐起来,喃喃的说:“哦……不……嫂子……我说错了……你全身……天……都美……天哪……你这曲线……你是魔鬼……”

姑姑双手抱胸,俯身弯腰,仰脸用媚眼吊他,然后伸出食指,向他做出勾引的动作,志贤失神的想站起来却又马上软跌在地上,姑姑“嗤嗤”的耻笑他,他乾脆就从地板上爬过去,来到姑姑脚边,巴结的抱着她的腿。

姑姑将他扶起,他站直起来还比姑姑高一个头,姑姑替他脱下西装外套和领带,丢到一旁,再解开衬衫,然后伸长香舌,垂首在他的乳头上舔起来,志贤“啊……”的呵出满足的声音,姑姑更在乳头上轻咬着,志贤就连连发抖,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了。

姑姑同时解开他的皮带,拉下裤拉链,让他的长裤自动地滑掉下去,然后隔着内裤,温柔的抚摸起他的是非根,志贤几乎又要站不住了。

志贤右手揽着姑姑的腰,时而在她曲滑起伏的背部和臀部若离若即的游动,搔得姑姑软痒痒的憨笑,她仰脸斜靠在他的胸膛上,志贤低头吻住她,左手怜爱的捂着她的颊,姑姑像猫咪一样的摩挲着脸,在他的掌心钻动着,心中又甜又慌,暗骂道:“该死!怎么像是恋爱的感觉?!”

志贤厚实的舌头不停的在姑姑嘴儿里扫动,唾液源源的度给姑姑,姑姑也不介意,一口一口的吞下肚去,她双臂激动的锁紧他的颈子,同时扭动身躯去磨擦他。

好不容易她们互相松开嘴来,俩人嘴角都是对方的口水,姑姑一泓秋水直直地瞄住志贤,拉着他的手,一转身躲到他的身后,为他拉下衬衫,然后用乳房贴着他的背,双手环到前面,伸进志贤的内裤里,抓着了他的鸡巴。

那鸡巴入手的感觉并不巨大,硬硬的也只有十公分左右,算是袖珍型的,姑姑在志贤的肩背上到处咬来咬去,双手却把鸡巴掏出来,右手握好位置,便一晃一晃的套动起来,左手还捧着阴囊,轻轻的称托着。志贤从心眼里美得发毛,闭眼仰头,享受着姑姑的服务。

“舒不舒服?”姑姑小声的问他。

“啊……美死了……”他说。

“你不是……说要干我吗?”姑姑又小声的说。

“哦……嫂子……”

“来呀,来干我啊……”姑姑挑舋的说。

“哦……”志贤软麻得厉害。

“来啊……嫂子等你来干呢……”姑姑放开他,然后一把将他推开。

志贤正在兴头上,突然没了着落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姑姑“咯咯”地恶作剧笑着,一幅看你怎么办的表情,志贤可真要疯了,挺着硬鸡巴就来抓,姑姑扭动了蛇腰,左右闪躲着他,俩人嘻嘻哈哈的在客厅中穿梭,春情荡漾不已。

后来姑姑假意跌趴到沙发上,志贤跳上去将她扑住,她便软言软语的求饶,还一腿直伸,一腿弓起,将屁股和阴阜美妙的突显出来,然后回眸抛给他一个动人的媚笑,志贤热血为之沸腾,一口就咬在那臀肉上。

“哎呦……”姑姑浪浪的哀叫着。

志贤这下更着魔了,他拉着姑姑的内裤头,便要拉下,姑姑踢腾着双脚,还是被他脱扯到大腿和粉臀的交接处,露出光致致的肉桃子,志贤哪里肯放过,连忙挤过头去,在那白肉上咬吻吸舔无所不至,姑姑又软又痒,在沙发上翻滚闪躲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姑姑才刚洗完澡,身体香的很,却一下子又出满身汗。

“哎……唉……啊……志贤……不要……饶了嫂子吧……我下次不敢了……唉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那……那是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不要吃那里……啊……我不敢了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原来志贤福至心灵,棋走险偏,伸出舌头舔在姑姑的肛门上。

“啊……要死啦……志贤……不要嘛……啊……别欺负嫂子……啊……哎呦……痒死了……啊……”

志贤我行我素,仍旧舔个不停,姑姑的肛门便惊悸地快速缩动,他偶而将舌头下滑,才差几公分,自然就舔挖到湿黏不堪的穴儿口,姑姑立刻又叫了:“啊……对……哦……就是那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走嘛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”

可是志贤还是舐回去肛门上,惹得姑姑恨意绵绵,志贤想动手将她的内裤都脱下,姑姑执住裤头不放,乞乞笑个不停,就只肯让他看这一半,志贤索性拉着姑姑的腿将她一翻抽,姑姑惊叫一声“啊呀!”,便被他扳成正面仰躺,可是内裤还是遮在大腿根处,不让他轻易地窥见春光。

姑姑张开双臂,做出要抱的表情,志贤伏下身来,吻在她脸上,姑姑嫣红的脸颊早就热得发烫,她带着浪浪的笑意,伸手到臀后,便再次抓着了志贤的短鸡巴,她像和人握手寒喧般的轻拿住它,亲腻的为志贤套慰着,志贤已经是硬得发痛,姑姑取在手里宛如铁棍一般。

“嗯……进来了……志贤……”姑姑招呼他。

志贤缓缓前移,眼睛看着姑姑,姑姑也看着他,当他们轻轻接触时,同时都麻了一下,志贤感觉到龟头被什么温暖的皮儿包裹住了,舒畅得难以形容,姑姑也觉得穴儿口最敏感的嫩肉,被什么强劲的棍棒侵犯着,痕痕痒痒的不叫不痛快。

“啊……进来嘛……全部都进来嘛……嗯……”姑姑同时摇着屁股。

志贤往前用力一压,姑姑“呃……呃……”一声,吊起白眼,短鸡巴就都全部进去了,只剩下阴囊还贴在姑姑骚黏的腿沟上。

“哦……志贤……”姑姑呻吟着:“动一动……”

没等姑姑交待,志贤早就在抽送了。姑姑将他抱得紧紧的,嗯哼不断。

“啊……志贤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现在在干什么啊……”姑姑问。

“我在……嗯……我在干嫂子……”

“嫂子好不好干啊……”姑姑又问。

“好干……嫂子又美……啊……又好干……”他说,而且也问:“嫂子在干什么啊……”

“嫂子在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姑姑说:“嫂子在被……志贤干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“嫂子喜欢志贤干吗……”志贤又问。

“喜欢……啊……志贤好棒……”姑姑说:“好会干……啊……”

“嫂子……我……”志贤说:“可是……我有点短……”

“傻孩子……”姑姑说:“嫂子很舒服啊……啊……志贤好硬……好烫……好爽啊……嫂子喜欢被志贤干……啊……”

志贤撑直起身体,跪在沙发上,下体凶悍的冲刺着,姑姑大腿还被白色三角裤套着,双脚被抬起一同架放在志贤的右肩上,从膝盖开始才可爱的分弯开来。志贤又在次动手去拉她的内裤,她这时自然没什么好再挣扎的,只是愉快地不停蠕动,上半身因为肉体的爽悦而一直抽搐,“唉唉呀呀”骚叫连连,志贤没受到阻挡就将内裤脱掉了。

志贤这才真正看清楚姑姑的穴,他将姑姑的大腿压开,曝露出姑姑黑黑的毛发和红红的阴唇,阴唇张开处,自己的鸡巴正插在那里抽送,肉杆子上黏满了闪亮的浪水,模样淫乱极了。志贤想到平日和姑姑相见,总是衣冠楚楚,现在却裸裎着肉体,彼此的性器还紧密的相接磨擦,不由得更加兴奋,鸡巴操得无比的热烈与狂暴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好志贤……嫂子浪死了……再用力啊……啊……真好……你真有劲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嫂子你好骚啊……看我插死你……”

“啊……啊……好啊……插死我……啊……算你厉害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哎呦……这……唉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嫂子有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有点什么……?”志贤问。

“有点……啊……有点快要爽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志贤……啊……再多爱我一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志贤哪敢怠慢,屁股干得飞快,姑姑也迎凑得浪荡,志贤的鸡巴刚抽起,她就狠狠的立刻挺上去,直是让俩人爱得没一丝空隙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快点……嫂子完蛋了……啊……志贤啊……嫂子爱你啦……啊……出来啦……出来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姑姑一脸迷惘,脸上又浮起那淫淫的浪笑,志贤停下来趴在她的身上,问:“嫂子爽吗?”

“好爽啊……!”姑姑说。

“大哥平时也常干嫂子吗?”

“是啊,你大哥……也还很有劲呢……”姑姑说:“不过没有你好!”

“大哥的老二大不大?”他又问。

姑姑嘻嘻地笑起来:“最少比你大一倍。”

“哦……”志贤有点丧气。

“干嘛……”姑姑捧正他的头:“嫂子喜欢你啊,都肯给你干了……”

“嫂子真的舒服吗?”

“什么真的假的,舒服就舒服嘛!”姑姑嘟起圆圆的嘴。

“啧!”志贤在上面亲了一下。

姑姑忽然一翻身坐起在他身上,鸡巴可还套紧在穴里。

“让你爽个够!好不好?”姑姑对他扬了扬秀眉。

说着姑姑就慢慢摇动起臀部,然后越摇越快,连带那一对乳房也晃动如惊涛骇浪,志贤不客思议的看着心目中端庄的嫂子,才知道原来她内在是这样的淫荡。

“看什么?”姑姑故意刺激他说:“小鸡巴,干我啊!”

志贤一听,忿忿的猛然挺动,将姑姑顶得哇哇乱叫。

“笑我……你敢笑我……插死你……”

“我……啊……我才不怕……啊……我才不怕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嫂子……没想到你这么骚……这么浪……”志贤说。

“啊……还这么欠干……啊……”姑姑替他补充:“啊……干死我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”

“嫂子……”志贤大着胆子问:“你常偷情吗?”

“要死了……!问这什么话……!”姑姑自然不会承认:“也才……和你这一次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可是你好浪啊!”志贤说。

“因为嫂子……啊……爱你啊……”姑姑问:“你平时……啊……看见嫂子……啊……不想上我吗……?”

“想……好想……”志贤说:“可是你是嫂子……”

“啊……现在……被你干上了……啊……什么感想……?”

“爽……爽死了……”志贤说。

他用力一撑,坐直起来,将姑姑紧紧地抱住,低头咬住姑姑的奶头,不知轻重的嚼起来,姑姑痛而转为刺激,也抱紧他高声的尖叫,整个人上下不停的耸动,让志贤爽到了极点。

“嫂子……啊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”

“啊!?”姑姑闻言,晃得更厉害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”他说射就射,一股阳精立即喷进姑姑的浪穴儿里,他大概是积了不少日子了,真是又浓又多。

“哈……哈……”姑姑笑他:“缴械了……?”

“骚婆娘……”他咬牙说:“我马上就可以再插得你求饶!”

“是吗?”姑姑故意又用力坐了两下,他那鸡巴居然还没软化:“唷!真的哩!好志贤,别干坏了嫂子。”

志贤听她这种荤言腥语,鸡巴马上又挺得铁直,他猛一翻身将姑姑压回沙发,大叫一声:“干死你……干死你……”,马上急急地操着鸡巴插进她的小穴,狂风暴雨般的猛操起来。

这一来俩人就都没空说话了,姑姑只是忙着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的骚叫,志贤没命的前后抛动臀部,让阳具闪电般的疾插着,他虽然短,却十分够力,干得姑姑水花四溅,哥哥弟弟的乱喊一通。

插着插着,志贤和姑姑逐渐都有点劳累起来,一个不小心,双双倾倒在沙发上然后又滚下到地板,模样狼狈不堪,俩人忍不住咭咭的对笑起来。志贤将姑姑搂抱着,鸡巴还不愿离开嫩穴,就一同侧卧着继续干,这个姿势可不能只靠志贤一个人的努力,姑姑也配合着对挺起屁股,恨不的和他挤成一体,志贤咬着姑姑的脖子,姑姑也咬着志贤的肩膀,忽然俩人的腰眼脊椎都同时一软,志贤的阳精连绵的喷出,姑姑则是叫着猛夹小穴,

到达了高潮。

他们躺在地板上,懒散地交缠着不肯起来,姑姑问:“跟嫂子说,你喜欢端庄的我,还是喜欢挨操的我?”

“都喜欢,都喜欢,啊!嫂子,”志贤说:“完蛋了,以后我见到你,一定都会硬死了。”

“那就来干我啊!”姑姑说。

“大哥在怎么干?”

“看你的本事罗!”姑姑说:“起来!现在,陪我去洗个澡。”

志贤先爬起身来,伸手想将姑姑扶起,姑姑看着他缩成一小丸的鸡巴,笑着用脚趾头去夹他,他躲着挪到姑姑面前,姑姑体贴的为他舔了几口,然后挽着他站起,俩人相搂着腰,往浴室里去。

他们像新恋的情人,相互弄水嬉闹,将浴室吵得天翻地覆,然后姑姑先取沐浴乳帮志贤细细的洗净,接着志贤也如法泡制,他让姑姑坐到浴缸边缘上,用泡沫涂遍她全身,姑姑通体舒畅,就闭着眼睛,任他上下其手。

不久之后,姑姑的下身却传来一种奇异的触感,她连忙睁眼一瞧,志贤蹲在她的胯前,正拿着姑丈的刮胡刀在替她剃着阴毛,而且已经刮下一大撮。

“啊呀!”姑姑惊呼起来:“你做什么?……我老公这两天就会回来……!”

志贤嘻嘻笑着也不理她,还是继续刮着,姑姑眼看被他刮了一大半,阻止也没用了,气得嘟嘴瞪眼,下体逐渐被他剃成白净净的小女生,自己也觉得好玩,等他刮得差不多了,姑姑也使坏,暗自用劲,突然一股水柱直喷志贤胸膛,原来姑姑尿了他一身,他登时傻傻的看着姑姑,那尿液从尿道口洒过来,姑姑又捉狭的笑了,笑得花枝乱颤,他等姑姑尿完了,一口就凑上姑姑光净的穴儿,狠狠的舔起来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你……你这冤家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……你舔……让你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志贤嘴中还有硷硷的尿味,可是他几乎是要疯了,舌头猛向穴儿里钻,姑姑美得坐不住,软软的滑下来躺在磁砖地上,他还是埋首在阴户上不愿放开,直让姑姑浪出一次水来,才骑上她的身体,俩人又癫狂的肏在一起。

“志贤……啊……小鸡巴哥哥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嫂子好喜欢你啊……小鸡巴好有劲啊……小浪穴喜欢……啊……小鸡巴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志贤每听到姑姑讥笑他小鸡巴,就忿忿的插得更凶,姑姑爽上天了,就更挑着“小鸡巴、小鸡巴”直讲,志贤不是铁打的人,几轮猛干之后,终究把持不住,泄出来了。

“嫂子……嫂子……啊……射了……”

“小鸡巴哥哥……等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也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美死人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她们这个澡算是白洗的了,只得重新冲过,因为再也没多馀的力气来调情,所以才真的洗浴清净,志贤带姑姑找了家餐厅,用过一顿情人晚餐才送她回来,在门口吻别而去。

姑姑回到卧房,将自己脱了个精光,上床拥着棉被,甜甜的睡去。

睡梦中,她觉得好像又和温泉旅馆老板偷上了,他正为她舔着穴,他巧妙灵活的舌头,带给她无限的美感,让她汨汨而流,她自己都忍不住挺着阴户相迎。没多久,梦境幻化,怎么又变成和志贤搂在一起,志贤努力地挺着腰,将阳具插进小嫩穴中,一下一下的辛苦干着。

咦?不对!志贤的鸡巴没这么长,顶不到子宫口啊!这时花心却被插得

麻麻,啊!是谁?这是谁?是谁的鸡巴插在自己的穴儿里呢?那么真实!那么甜蜜!那么熟悉!

姑姑不忍心张开眼睛,却将双手一抱,用浓腻得化不开的娇懒声音说:“老公……回来了……怎么这个时间……”

“飞机要这个时间到,有什么办法?”被她抱着的男人笑起来,果然是姑丈:“唔……脱光衣服睡……思春啊?”

“等你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想不想老公啊?”姑丈在抽送着。

“想……啊……想……啊……想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想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再插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“干嘛将毛毛都剃光了?”姑丈问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要死了……人家是……啊……要给你……啊……惊喜嘛……啊……哎呀……你坏……啊……偷肏人家……啊……”

“不要吗?我拔出来!”

“要……要……啊……再用力……啊……老公啊……我爱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别拔……啊……肏我到天亮……啊……”

“那我一定会死掉!”姑丈笑了。

“我不管……”姑姑说:“谁叫你……啊……丢人家两三个月在家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”

“好,统统给你……统统给你……”姑丈用力的插了又插。

“坏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这几个月……在外面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有没有偷吃啊……啊……唉呦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”姑姑问。

“我这不是来缴货相验了吗?”姑丈越肏越用力,也问:“你呢?你自己有没有偷吃?”

“我……我才没有呢……”姑姑浪叫着:“啊……啊……好爽啊……我天天想老公……啊……等老公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干我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
姑丈得到满意的答案,就专心的埋头为妻子服务起来,于是睡房里充满了女人的高声浪叫,和男人的低声喘息,一次又一次的,一次又一次的。


少年阿宾(www.shaonianabin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