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阿宾
第二十九章 奇妙妇人心

阿宾的最后一堂期末考试,在早上第二节课考完了。当他缴卷时导师偷偷塞给他一把门匙,要他下午三点钟到她家,阿宾将钥匙收好,离开教室。

下午接近二时五十分,阿宾来到老师家,既然老师给他门匙,自然他就用不着按门铃了。他将大门打开,客厅中没有人,他抬头看看馈楼的书房那边,也没有着灯,那么老师应该是在卧房里吧!

阿宾将大门关上锁好,换上室内托鞋,往楼梯上走。才走到一半,就听见卧房里有很轻很轻的“嗯……哼……”声传出来,阿宾更放慢脚步,担心的想:“难道师丈在家吗?”

这是很有可能的,上回师丈不就突然回来将老婆干了一顿再匆匆出门吗,阿宾一步一步的靠近门口,发现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,声音就是从这门缝透过来。阿宾先是悄悄的侧耳旁听,虽然那哼声一直不断,却没有听见男人的声音,阿宾大了胆子,轻轻地将房门推开了些,这房门保养得太好了,推开时连一点咿呀响都没有,阿宾伏低着腰,看见床上的两个女人。

两个女人赤条条的上下交叠着,头尾倒反,互相埋首在对方的股间,靠向门口的这边,阿宾看见跪趴在上面的女人,以屁股对着外面,雪白的臀肉底下,是红红的穴儿,被压在下面的另一个女人正伸长了舌头,在帮她舔着。而显然的,上面这女人也低头在替身下的女人吃着小穴,这就是阿宾只听见女人的浪声,听不见男人声音的原因,根本没有男人。

被压在下面的女人忽然翻了一个身,变成她压在另一个女人身上,但是她们还是彼此相互舔个不停,刚翻上来的女人将身下的女人双腿曲成箕形而门户大开,阿宾看得血脉贲张,刚翻上来的女人一抬头,看见阿宾,露出美丽的笑容,一边招手要他过来,一边还替下面那女人舐着穴。

上面这女人就是素茵,阿宾虽然觉得现场气氛淫秽动人,还是有些奇怪。被压在下面的女人显然不知道有第三人进房,一点警觉也没有,继续她的浅声浪叫。

素茵示意阿宾不要发出声音,并作手势要他脱掉衣服,阿宾依照指示将全身上下都脱光,素茵看见他那根已经翘得坚硬的鸡巴,不由得将屁股向下压,好让身下那女人可以把自己舔得更舒服一些。阿宾挺着硬鸡巴走近床尾,素茵用双手手指在那女人穴儿中挖着,抬头含住阿宾的龟头,阿宾从龟头菱子感觉到一阵阵的快感,鸡巴便膨胀得更粗大了。

素茵吮了几口,吐出龟头,她伸手指了指阿宾的鸡巴,又指了指女人肥嫩的阴户,意思叫他插她。阿宾爬上床,跪近在那女人的穴儿前,素茵配合的将那女人双腿架的大开,阿宾先将龟头在那女人的阴唇上磨了磨,那女人觉得舒爽,说:“素茵啊……你……又作什么啊……?”

她看不见阿宾这边,以为是素茵弄的,阿宾将龟头沾湿之后,缓缓的往里面一塞,进去了一整个龟头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这……这是……啊……好美啊……素茵……你……这是谁啊……啊……是……是……啊……是俊国吗……?”

那女人再笨也知道插进来的是人男人的命根子,她以为是素茵的老公,素茵也不答话,只是帮忙将她的阴户分得更开,让阿宾顺利的将鸡巴一节节推进去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素茵……啊……俊国……哦……好丢脸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好深啊……啊……俊国……唉呀……好深……好美啊……哦……到底了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俊国……”

素茵听她一边被干,一边叫着自己丈夫的名字,心里不免软溜溜的,暗想:“这骚货怕不早对我老公有意,不过看她这样子应该是没真个来过,哼哼……”

阿宾将鸡巴插抵花心,就开始抽送起来,素茵看见那女人的阴唇随着阿宾的鸡巴翻来覆去,浪水一股股的冒出来,知道她爽极了,就用食指在她阴蒂上揉着。

“哎呀……哎呀……素……素茵……别……哦……我好美……啊……俊国……俊国……你真好……真强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浪死人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素茵手上不停地揉着她的阴蒂,回头骂说:“死丽香,你爽你的就忘了舔我了,我也要啊,快舔我……”

丽香只好乖乖的再帮素茵吃阴户,但是已经没有办法像刚才那样用心。

这丽香便是庆泉的老婆,素茵的大学同学,素茵因为庆泉称赞丽香不像她那么骚,心里面不服气,就趁庆泉不在的时候,约丽香到家里来,想了一些法子诱她和自己玩起女人对女人的游戏,现在还设计让阿宾插了她。

“哼啊……俊国啊……”丽香仍然以为是素茵的老公在干她:“俊国……你真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素茵真……真幸福……啊……你好粗……啊……好大啊……哦……插得我……好舒……服……好浪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
素茵一直压着丽香,不让她看见阿宾,还尽量低斜着下巴,去舔弄丽香的阴蒂,把丽香搞得都快没命了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素茵……素茵哪……哦……饶饶我……啊……我会浪死啦……啊……俊国……好哥哥……插深一点……啊……好姐姐……我要完了……你们……你们……玩死我了……啊……”

素茵听她连“好哥哥”都叫出口,虽然阿宾不是真的俊国,还是教人生气,她将食指挖进丽香的肛门,让她再更叫得大声一点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亲……亲姐姐……好素茵……我不敢了……亲哥哥……妹妹不敢了……我会死……救救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美死人了……啊……插到心里头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要……要……啊……要来了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我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哥……姐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丽香死死的抱住素茵的屁股,仰着头放声大叫,阿宾依旧用力的捣她的穴,她长长的叫着,只是声音越叫越微弱。

素茵挡住阿宾,要他慢一慢,阿宾就停下来,让鸡巴泡在小穴里。素茵爬起身来,和丽香睡作一头,抚着她的脸说:“哼,浪得够不够,美不美啊?”

“好舒服……”丽香软软的说:“你们好坏啊……”

“比起你老公怎么样?”

“唔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啊呀!”她忽然看见阿宾,惊声说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素茵笑弯了腰,说:“你……都已经和人家弄了半天了,现在才问他是谁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

“他……他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丽香慌张失措,急忙拉过一张被单遮住胸脯。

“别怕,是我的学生。”素茵靠在她耳边说。

“好丢脸啊!”丽香捂着脸。

“可是好舒服啊,对不对?”素茵嘻嘻的笑着。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啦……”她又不知道了。

素茵挥手要阿宾再动,阿宾正等得发慌,马上向后退却,再急急送入,开始第二波攻击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丽香尽管手遮着脸,还是忍不住发出浪叫,素茵暗暗骂着骚货,将她覆在身上的被单抛开,让阿宾看清楚她的胴体。

丽香和素茵同年,身材虽然没有素茵那么凹凸诱人,但是因为都只在家当着尊贵的主妇,皮肤保持得十分幼细,一对乳房大小适中,在阿宾的抽插中不停的摇晃着,肉质鲜美肥嫩,阿宾忍不住趴到她身上,弯着脖子在她乳尖上吸着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你……你……轻一点……哦……”丽香喊。

素茵将她遮着脸的手掌拉开,丽香满脸羞红,闭紧着双眼,素茵又在她耳边说:“乖……,在和你相好的是阿宾,你叫他啊!”

“唔……”丽香摇着头。

阿宾就故意快抽快插,丽香的头就仰得更高了。

“快叫人啊……”素茵催她。

“唔……阿……阿宾……”她小声的说。

“阿宾哥哥啦。”素茵教她。

“阿宾哥哥,阿宾哥哥,啊……”她既然将亲昵的称呼叫出口,乾脆将阿宾拦腰一抱,自己也挺着屁股迎凑起来。

阿宾瞧她可爱,就去亲她的嘴,她热烈的和他回应着,香舌带着唾液,往阿宾嘴里直吐。阿宾吸着她软滑不定的舌儿,鸡巴又更插的快一些,她无法出声,只能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的呜咽着。

素茵坐起来,一手穿进她们俩人之间,捏在丽香的乳房上,一手顺着阿宾的屁股,寻到他的阴囊,温柔的帮他摸着。

丽香被干得发昏第十一,浪水是吱吱咂咂响个不停,阿宾放掉她的嘴巴,靠到她耳朵上咬着,她听见阿宾的呼吸,全身发软发软,屁股没命的向上挺,两手紧紧的箍住阿宾,“啊”声连绵不绝。

“她又快完了,”素茵在阿宾耳边说:“干死她。”

阿宾自然奉命,将她的一支嫩穴几乎要插翻过来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阿宾……好哥哥……唷……我要来了……”

阿宾喘得有些不大正常,素茵问他是否要射精了,阿宾点点头。

“射进她里面去。”素茵说。

阿宾打起最后的精神,一下一下都刺到她穴心儿深处。

“哦……哥……你好好……啊……你好强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要死了……又来了……啊……泄了……泄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果然她就全身痉挛,底下淫汁飞喷,连素茵在摸阿宾的手都喷湿了。阿宾也忍受不住,从腰眼到鸡巴根子都不停的软痒,赶忙抵上她的花心,让阳精“卜卜”的喷进她的穴儿眼。

“我高潮了……完了……嗯……我完了……”她说:“你射在里面……啊……我完了……哥哥……完了……”

素茵听丽香连连梦呓,看样子是真的爽到心口上了。她要阿宾下来,阿宾将软掉的鸡巴拔出来,坐到她身边将她搂住。

“怎样?”素茵问:“这丽香姐好不好啊?”

阿宾点点头,素茵又说:“这是报答你那一天没有玩我的小美,好心有好报,对不对?”

素茵自己说了也觉得好笑,她催阿宾穿上衣服,告诉他可以先回家了:“寒假快乐,有空来看我。”

阿宾辞别老师,下楼离开了。

天色渐渐变暗,到了晚饭的时间。

俊国下班回到家来,打开大门,客厅一片漆黑,他心中私揣着:“怎么连一盏灯都不开?”

他把手按到电灯开关上,转念一想,却没有打开,他轻轻将大门关回去,手提公事包就扔在沙发上,解开领带,踗手踗脚的登上楼梯。俊国无声的打开房门,床头那一盏可调式宫灯正转在最暗淡的亮度,他看见床上一具饶富曲线的身体盖在背单底下,素茵好像睡着了。他闪身进房,将房门带上,偷偷的慢慢的将衣服都脱个净光。

然后俊国走到床边,蹲低下来,将盖住素茵屁股位置那一部份的床单提起,钻头进到里面,伸手在她的臀肉上摸来摸去,他发现素茵是一丝不挂的侧躺着,背对着自己,彷佛偷偷地在发抖,他就用嘴去亲她的大腿,而且从外侧一直啜向内侧,他听见她不安的喘息声,当他终于吻到她那两片细细滑滑的软肉时,素茵就在被单中发出颤颤的呻吟。

原先素茵是清淡无味的,后来被俊国越吃越潮湿,甚至泛滥成灾了。他退出被单,将刚才被他吻过的区域掀起,露出她白白的两片屁股,他将他那近来都不能完全勃起的阳具,拿到素茵曲起的两腿之间,藉着淫水将鸡巴滚得湿湿滑滑,因此鸡巴纵然不够硬,还是可以塞进穴缝之中,尽起他当丈夫的义务。

他喜欢这种情调,床上的素茵盖头盖脚,看起来如同另一个人似的,可以让他有更多幻想的空间,老二的表现也会比较好一点。

他开始一进一出的抽送,他知道素茵故意假睡,就更用力的插着,她实在忍不住,终于吐出声音来,但是闷在被单里听不懂她叫什么。

俊国将素茵下身的被单也掀走,扳开她的双腿,从正面再干进穴儿里去,现在他的阳具更硬了,可以插到深一点的地方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俊国……”素茵喊。

俊国觉得奇怪,平时老婆会喊他哥哥,喊他老公,却很少喊他的名字,他再抽了一顿,素茵还是叫着:“俊国……哦……俊国……”

忽然“啪”的一声,卧房灯光大亮,俊国一惊,回头朝门边的电灯按钮处望去,却看见素茵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,他更是吓了一大跳,转过来将被单全部扯掉,发现那具白晰晰,滑不溜丢的,自己正插在里面的身体,原来是丽香。

他喃喃说不出话来,只是断续的问:“素茵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

素茵故意板起脸,说:“老公,你居然在我们房里和别的女人亲热!”

“不,不!”俊国说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我……回来……我……一下子就变这样……我……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素茵看他慌成这样,再也演不下去,“噗”的笑出来,问:“干错人了?”

俊国点点头,素茵说:“那还不快拔出来!”

俊国这才想起,匆忙将鸡巴抽出来,丽香嘤咛一声,那鸡巴出来以后,还直晃晃的抖着。

素茵走过来,坐到床上套它几下,骂说:“你这坏人,这么硬啊!和我做怎么没这么硬呢?”

俊国无言以对,素茵又说:“好了,快干回去啦,你要丽香浪死吗?”

他回头看着丽香,她用手肘横在脸蛋上,赧赧的血色直红到脖子,她一动也不动,俊国问她:“丽香……”

素茵说:“别说了,快进去,你要她恨你吗?”

说着还帮他屁股一推,俊国就插回去了。

“嗯……哼……”丽香又发出声音。

素茵将丽香遮着脸的手臂抓开,让俊国可以看见丽香的脸,俊国的鸡巴不禁更形涨大,大家相识这么多年,如今自己插在老婆同学的穴中,而且她还是朋友的老婆,心里突然产生异常的美感,臀部飞也似的挺起退后,让鸡巴操得更痛快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丽香又叫了:“俊国……啊……俊国……好美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
“怎样?”素茵问:“我老公好不好啊?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”

“你喜不喜欢啊?”

“喜……喜欢……”

“那你告诉我老公,”素茵一手在丽香的奶子上磨着:“你什么时候起就想和他要好呢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你不说我就要俊国停下来了喔!”素茵威胁她。

“别……别停……哦……我说……啊……我……从……从我们认识……那时候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就……喜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素茵抬起头来看着老公,骂说:“臭男人!”

俊国无奈的将手一摊,表示不知情。

“算了,”素茵说:“让她过足瘾吧!”

俊国和丽香都已经开始流汗,素茵凑嘴到丽香耳边小声问:“告诉我,我老公和阿宾谁好?”

“俊国……俊国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要……啊……”

素茵醋意上冲,心想:“他是你梦中的白马王子,当然好。”

丽香还在浪叫着:“啊……我要……我要死了……俊国……好哥哥……让我死……让我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唉呀……唉呀……”

俊国伏下身来抱紧她,吻她的唇,她就再也叫不出声来,只是一直在抽噎,素茵看了心头有气,将她们的嘴硬生生的拆开来,换自己去吻老公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到了……我到了……”

丽香高潮了,俊国也在“唔唔”的喘着,素茵放开他,他问说:“我也要射了……怎么办……?”

“射给丽香,射进去。”素茵说。

俊国果然射了,然后他伏在丽香身上,丽香捧着他的头到处吻。

素茵等她们休息够了,说:“老公,今天庆泉不在,你陪丽香到外面找间饭店过夜好了。”

“素茵……”丽香想说什么。

“别担心!”素茵说:“既然我都肯让你们要好了,当然没关系。只是我和你们在一起,我看了会嫉妒,你们也难尽兴嘛,不如你们到外面去幽会比较乾脆。”

三人又扭捏了一会儿,俊国和丽香才穿好衣服,半推半就的一同出去。素茵等他们离开,也取来外套,她要去补习班接小美回来,今天晚上,她把老公借给同学,那将只有她和小美相依为命了。


少年阿宾(www.shaonianabin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