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阿宾
第二十六章 A=A+1

平常上课的时候,依姈的旁边都会坐一堆男生,陪着她说话。阿宾虽然和依姈有过亲蜜的关系,却不愿去和那些人学苍蝇黏肉,自从淡水兜风回来,他仅仅和她有过几次交谈,依姈也知道阿宾有要好的女朋友,互相都心照不宣,偶尔目光交会,才彼此交换一个知心的微笑。

今天下午的电脑课,依姈来得早,在教室外面遇到阿宾,俩人就自然的坐在一起,共用一部PC,大概是天气冷,同学来得很懒散,没有人打搅他们。

依姈将她的头发洗直了,梳得光滑柔亮,穿起可爱的连身洋装,脚上踏着脚跟高高的休闲鞋,阿宾低声的取笑她:“小姈不骚了?变公主了?”

依姈狠狠的捏了一下他的大腿,说:“你说谁骚?”

阿宾和她窃窃的谈笑,老师进来了,开始这两堂的课程。

“阿宾,”依姈偷偷的问:“为什么A=A+1?那1不就等于0吗?”

“你一定上课都在睡觉。”阿宾说。

阿宾将这条叙述式解释给她听,依姈始终是一知半解。到了快下课的时候,阿宾问她:“小姈晚上有空吗?”

“干嘛!想约我?”依姈笑着说:“良心发现了?”

“请你吃饭。”阿宾说。

“好啊,”依姈说:“我还要看电影、喝咖啡、逛街……”

阿宾都答应了,依姈怀疑的说:“你……不会是想追我吧?”

“可以吗?”阿宾谨慎的问。

“少来了,你和你女朋友那么好,”依姈低头玩着阿宾的手指头:“只要你偶而想想我就好了……”

阿宾将她的手拿住,偷偷吻了一下。

下课了,阿宾带她到士林去吃饭逛街,然后看电影,在戏院里,阿宾趁黑吻她,发觉依姈的脸颊在发烫。

“怎么了?”阿宾抚着她的脸问。

“你这么正式来……我有点害羞……”依姈笑起来。

阿宾端起她的下巴,温柔的吻上她热情的唇。

依姈张开小嘴儿,和阿宾互相吸着,阿宾引动舌尖,沿着她的唇缘游动,依姈觉得痒如蚁爬,便也用舌头来阻止他。于是两舌相遇,起先只尖端的部份很轻很轻的向对方试探,后来就有比较大的区域蠕动在一起,依姈用牙齿去咬阿宾,阿宾又痛又舒服,发出“唔唔”的鼻音。

依姈放松牙龈,改用双唇抚慰阿宾被咬痛的地方,将他的舌头吮来舔去,阿宾舌尖仍然和她缠绵着,然后舌头慢慢收回,依姈的香舌就逐渐被诱入阿宾的嘴中。

阿宾使力的吸住依姈,不断的吃进她的唾液,依姈也努力将舌头往阿宾嘴里伸,在阿宾的上腔壁上搔着,阿宾受不了那要命的痒,连忙用舌板护住,依姈又往他舌底去搔,阿宾左支右拙,疲于奔命。

嘴上的战争显然阿宾居于劣势,阿宾不甘落败,只好另辟战局。

依姈坐在他右手边,他放开依姈的唇,让她斜倚到自己胸前,从后面揽住她,依姈向右回头,两人的嘴又战上了。然后阿宾左手学国民党转进,渡向她胸前的两颗肉岛,右手学共产党长征,摸在她的腿上往裙子里钻,目标是她的窑洞。至于裤子里愤怒的反对党,只能暂时坚持抗议立场,眼前还发挥不了作用。

依姈靠在阿宾怀里,胸前被他占领,他的大手将她盈盈双峰揉搓不停,让她觉得有无比的安全感,她主动解开洋装前襟的两颗假扣,开门揖盗,阿宾就穿堂过户,顺着雪白隆起的肉馒头往顶端揣摩,碰到粗粗的内衣罩杯,他那指头无比的灵活,曲直不定,很容易就躲进罩杯之中,将整颗乳房据为己有。

起先,依姈的奶头还软软的像果冻,阿宾才摸她没多久就变化成坚实的葡萄,阿宾将两边的胸罩都扯捋上来,用掌心在乳尖上不停的划圆,依姈于是呼吸沉重,连交锋中的舌头都迟顿起来。

阿宾的右手慢慢的在她两腿之间旅行,依姈腿上的皮肤细如凝脂,而且也相当的敏感,阿宾手掌的指纹和手背的汗毛,在细肉上移动时都让她有无限软麻的感觉,阿宾又苦苦相逼,一直往死胡同里钻进来,终于前无去路,让他摸到一层骚骚热热湿湿黏黏的棉布,阿宾在那肥腻的棉布上面到处按着,依姈双手无力的执住他的腕,不知道是在阻止还是在鼓励,阿宾仍然一意孤行,食指和中指从棉布缝欺进,找到寂寞的水泉,在浅洼处点动勘察着。

依姈两地失守,斗志尽失,只盼望情人好好对待自己,阿宾放开她的小嘴,亲吻她的鼻尖,然后顺着鼻梁一路舔舐,亲到她的两眉之间,依姈真想乾脆尖声大叫,可是喉头拥塞,只能发出不连续的咯咯声。

阿宾知道她可怜,就停下来用脸颊和她相磨,她享受着阿宾白天刚长出来的短胡,叹气说:“你这样对我,我会爱上你的……”

阿宾不理她的恐吓,右手韵律的在她的外阴上滑动,她那里早就泥泞不堪,阿宾马上就找到她最容易紧张的那一点,轻轻的勾着,这顽皮运动的圆周怕不超过半公分,但已经足够让依姈死去活来了,她在阿宾怀中难过的扭动,想抵抗那致命的快感。她怕自己真的叫出来,低头咬住阿宾的右上臂,又心疼阿宾吃痛,不久就放松开来,抬头向他索吻。

阿宾闻到她迷人的香气,粉红的嘴唇在暗暗的抖动,舍不得让她失望,就也亲吻上去,重新昵在一起。

阿宾的手指还在动,而且已经慢慢的伸进到紧密的肉缝里面,挖出更多的水来,他将中指深入,食指留在比较浅的地方,同时抽动,依姈膣内的小肉褶子被他刮的惊悸连连,淫水猛喷,一时呼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已经高潮了一次。

“停……停下来,宾……”依姈向他乞怜。

阿宾果然停下来,右手移到她胸前将她合抱,两掌各夺取她一支乳房,然后低头舔她的脖子。依姈享受这美妙的事后爱抚,只有天才晓得怠幕上演的是什么东西。

“宾,别看了,”依姈说:“去我那里好吗?今晚陪我。”

依姈和一个学姐合租一间套房,在离学校稍远的地方,学姐这几天恰好不在,她便想和阿宾销□缠绵。阿宾今晚反正和钰慧没有约会,就答应她了。

她们匆匆离开了戏院,阿宾载了她按照她所指的路走,依姈侧坐在他后面,全身都贴到他的背上,右手在熟悉的地方摸到他的鸡巴,阿宾怕她又在路上将它掏出来,忙说:“小姈,小姈,在市区可别让我出丑。”

依姈嘻皮笑脸,说:“怕什么?又不是见不得人。”

她嘴上虽然不饶他,却也不再去摸,两手环着他的腰,乖巧的扮成淑女。阿宾循着她的引导来到她的租所,是一栋半旧的大楼,依姈带着他搭电梯直上顶楼,那里只有两个单位,依姈取出钥匙,打开其中一间的房门。

因为是套房,所以一进门就是起居室,显然依姈和她室友是睡在一起,阿宾看见好大的一张弹簧床,室内的灯光柔美,布置摆设充满女性娇媚的味道,显然经过细心的整理,依姈牵着阿宾的手,他不停的四顾张望。

“欢迎光临!”依姈关上门说:“我们的第一位男访客。”

“唔?真的吗?”阿宾讶异的问。

“住宿公约第一条,”依姈说:“不能带男朋友回家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违反了?”

“你又不是我男朋友。”依姈笑得很狡黠。

阿宾在那床上坐下来,好软的床,使他深深的陷下。依姈从门边沿着墙壁走,远离阿宾,笑着给他媚眼,她一直走到衣柜边停下来,背倚靠着衣柜,懒散地摇了摇头发,脸上尽是惹怜的表情。

她背手到身后,看样子是在扯开拉链,然后缩动肩膀,那件洋装就自然的顺身滑下,只剩一套浅蓝色镶蕾丝的可爱内衣裤,裸出玲珑剔透洁净无瑕的娇躯来,阿宾免不了蠢血沸腾,老二笔直地勃起,她略略侧起一边大腿,让胴体的曲线更显得诱惑迷人。

依姈看见阿宾裤底惊人的隆起,她漫步踱到阿宾面前,阿宾小心的将她抱住,往后一仰,两人都跌翻在床上。

阿宾爬起来跨在她的腿上,动手脱去自己的衣服,依姈仰臂枕着头,欣赏他强壮的体格,阿宾脱完上衣,依姈忽然一把将他推倒,反过来骑在他膝盖上,帮他解除裤带,拉下拉链,将裤头扯落到脚跟,阿宾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,可怜的鸡巴硬得像根铁条,把内裤的裤头都撑出一道开口来。

依姈就从那开口将他内裤剥开,小阿宾突然没了束缚,便反弹的四处逃窜,依姈秀掌一翻,马上将它逮捕到案,它无辜的挤出两点泪水,依姈捋动包皮,将泪水压散在龟头上面。

阿宾的阳具今天整日都孤苦伶仃,忽然被依姈软绵绵的小手儿握住,忍不住快乐的跳了两跳,更火热强硬了。依姈单手抓不住那粗长的鸡巴,就两手一起来,一上一下的刚好露出亮晶晶的龟头,她俯低身体,拿着龟头在鼻子上闻了闻,品足了阿宾男性的气息,才伸长舌头,在马眼上舔来舐去。

依姈同时将双手套动,好像不停的在对阿宾作揖,阿宾方才在戏院服侍过她了,现在觉得应该获得合理的报酬,他闭上眼睛,享受美人的疼爱。

当阿宾再睁开眼睛时,依姈已经把内衣裤脱光,并且转过身体,将两腿分开跪在阿宾的耳旁,全身都趴在阿宾上面,低头继续去吃他的鸡巴,阴户则正好以绝美的角度凑在阿宾脸上。

阿宾和依姈虽然曾经有过一次激情的性爱,却没有机会这样亲近地观看她美丽的私处,阿宾抬起手臂,扶住她的圆屁股向两边翻开,让小穴和肛门都清楚的显现出来。依姈的穴儿上有肥厚并且长着稀疏阴毛的大阴唇,小阴唇夹藏在大阴唇里面,要用手指撑开才看得见,全是迷人的粉红色,阿宾好奇的用指头去挑一挑,立刻惹了一手的的骚水。

阿宾吐出一点点舌头,连带用嘴唇同时去亲吻着穴儿口,依姈的小嘴虽然满满地含着龟头,还是勉强发出表示难耐的哼声,阿宾就将舌头伸长,增加接触的面积,并且让舌尖灵动的在阴蒂上一连串地舐动,本来她的阴蒂沾满了黏呼呼的分泌,后来就变成乾乾净净的肉芽了。

依姈受不了这样的折磨,爬起身体,蹲到鸡巴上面,将龟头扶正对准,轻轻的摆动屁股,先吞下龟头,套了几套觉得滑顺之后,才深深缓缓的一坐,将整根都收纳进到小穴里头去,她仰起头闭着眼,然后就让粉臀有节奏的扭动起来,还“嗯嗯嗯嗯”的自己当起啦啦队来,阿宾看她骚得可爱,两手执着她的臀侧,帮忙她套得更快更有力一点,依姈捧起娇美的乳房,自怜自赏地揉起来,满脸幸福浪荡的表情。

阿宾从容的欣赏她的美态,依姈自己努力了半天,睁开眼睛看见阿宾正好整以暇的在笑着望她,她弯下腰来,吻了阿宾一下,然后向下移低一些,舔起阿宾的乳头,还用门牙轻轻的啮着。

这一来使阿宾无法再表现出沉着忍耐,他一下子爆发扭力,直挺挺的坐起来,又将依姈压倒在床上,依姈吓得哇哇叫,幸好这床够大,依姈只有一半的头仰出床外,瀑布一样的秀发直垂到地板上,又娇又憨,惹得阿宾捧起她的脸狂吻。

阿宾的下身开始动起来,他将鸡巴用力的直捅到底,依姈的子宫口就会不停的收缩蠕动,当阿宾全部都进到依姈的阴道当中,她的穴儿口就会不自主的箍紧,所以阿宾在彻退的时候,会好像被一条橡皮圈套牢在根处,然后逐渐勒往龟头颈子一样,没插到几下,两人都快感不断,哥哥妹妹的亲腻问候起来。

依姈真喜欢被插到最里面的感觉,好充实好美满,阿宾每撞中她的花心一下,她的心也跟着慌一下,整个人好像漂浮在云端,有无比的舒服。阿宾越战越勇,依姈的上半身都快被他干出床外了,他将依姈拥住一翻,老鹰抓小鸡般的把她抱回床中心,用手背架起她的腿弯,让依姈的穴儿高高挺起,方便他干得更痛快。他低头注视着鸡巴在她肉里进进出出,性感又淫秽的样子,依姈觉得好丢脸,展开双臂将阿宾的背膀紧紧的揽住,不肯让他再去看。

他们肉搏的如此紧凑,都想让对方得到最美的体验,终于两败俱伤,阿宾先是腰眼发麻,急急的疯狂抽动,然后抵实到依姈的最深处,点点的喷出阳精。在同时,依姈举高屁股,配合阿宾的紧插,花心舒畅的涟漪扩散到全身,尖叫着用指甲抠红阿宾的后背,穴口几阵浪水疾洒,她呜咽的颤抖,花眉蹙锁不散,跟着也高潮了。

阿宾抱住依姈翻成侧卧,她缱绻在他怀里,喃喃地说着她的满足,俩人酣畅淋漓,彼此又亲吻爱抚了好一阵,才进浴室简单的洗了个澡,然后一同相拥入梦。

阿宾睡得很沉,不知道经过多少时间,听到一些唏唏

的声音醒来,他

的半睁开眼睛,眼前却只是一片漆黑,他感觉已经睡了好久了,怎么还没天亮?后来才发现,原来他是被棉被蒙着头。

“你看,”阿宾听到依姈用很轻很轻地在说:“我说的没错吧!”

“老天!”另一个听起来很柔细悦耳的女生声音说:“真的好大啊!”

依姈又压低了声音不晓得说了什么,和那女生吃吃的在笑着。然后阿宾感觉到鸡巴被一支小手拿住,慢慢的套动着。他经过一晚上的睡眠,此时自然是雄纠纠气昂昂,不知道依姈在搞什么鬼,便暂且静观其变。

没多久龟头上传来湿滑温暖的感受,有人在舔他,是依姈?还是另外一人?他分不清楚,她们还是小声的笑个不停,也许俩人都有吧!

又后来他听见依姈说:“试试看嘛……”

另一人咿唔着好像说不要,她们又细细的商量起来,他好像听到什么“男朋友会生气”之类的话,再没多久,阿宾觉得有人爬上床来,跨到他身上,龟头上还是传来湿滑温暖的感受,但是这次有点不同,这是支小穴,他感到鸡巴被紧紧的缚住,不停的往根部套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好大啊……”听起来不是依姈,是另外那个女生:“好深……好深……要命啊……”

阿宾被人蒙着脸骑上,有种遭到强奸的感觉,他为了表示男性的尊严,就向上挺起屁股,用力将鸡巴插透到那人的穴底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他……他醒了啦……啊……让我下来……哎呀……”

阿宾下身奋力地起伏抛动,那女生说要下来却反而坐得更紧,看样子是被依姈按住不放,阿宾的鸡巴在她穴里进出冲撞,让那女生连声娇啼起来。

阿宾这样弄了一会儿,不甘心继续被蒙住,双手用力一扯,棉被就飞舞开来,刚好将那女生和依姈罩住,阿宾顺便翻身,将那女生压倒在身下,鸡巴还是插在穴儿里不断的抽送,他想将绵被掀开,那女的却死命的拉住,不让脸露出来。

这时依姈已经钻出棉被来,笑嘻嘻的说:“阿宾,你应该要问候学姐,这就是我的室友。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”棉被里的学姐哑着声音说:“好丢脸……”

阿宾看见窗户透进曙光,原来天亮了。他一边抽插着,一边欣赏身下的玉体,这学姐看来不高,腰身有一点肉肉的,但也不肥,棉被下可以看见她穿着上衣,一条热裤丢在旁边,脚踝上挂着白色三角裤,所以她还算没有脱光,阿宾同时发现她的穴儿丰腴鲜润,紧凑又多水。

她在棉被里快乐的尖叫着,她的声音是属于娇滴滴的那一种,听起来非常受用,她一直啼叫个不停,后来她就连着棉被将阿宾抱住,不停的抽搐,阿宾判断她是高潮来了。

果然她不久就软瘫在床上,动也不动,依姈揽住阿宾的背要他停下来,而且要求他躺回床上盖住棉被,阿宾不解,依姈说:“学姐怕羞,你就委屈一下吧!”

阿宾只好蒙回棉被,让学姐爬起来,她大概是想要穿回衣服,依姈和学姐还直吩咐说:“不可以偷看哦……”

后来,他在黑暗中听到开门关门的声响,接着棉被被拉走,房里剩下只穿着内衣裤的依姈,她扑进阿宾的怀里,叹气说:“看人作爱真辛苦,浪死我了……”

阿宾一把欲火正无处发泄,几下将她剥光,毫不费力的就干进她的嫩穴,俩人不停的扭曲拼斗,满屋的浪叫声不断,直到同时又都泄出了精。

高潮过后,阿宾仰躺着,依姈撑起下巴趴在他旁边,两条粉腿在空中踢踏着。

“学姐早上回来,看见我们吓了一跳,”她说:“我上次和你好过之后,有跟她说你的Size,她还不相信,所以……嘻嘻……我就让她证实一下……”

阿宾真是无辜,只好骂依姈骚货。

“那次才丢脸呢!”依姈又说:“我和她在上洗手间,我正向她说你的事,我们以为厕所里面没其他人,就讲得很大声,结果……结果……林老师从里面走出来,狠狠的念了我们一顿……”

终于抓到真凶了,阿宾解开了几天来心中的疑问。

“我告诉你……”依姈说:“学姐很漂亮的哦……”

“有你漂亮吗?”阿宾捏了捏她的腮。

“喂,我说真的,”依姈又说:“你可别路上去乱认人家哦,她男朋友是个大醋缸子!”

“我连她的脸长什么样子都没见到。”阿宾说。

“少来了,”依姈说:“她那甜蜜蜜的声音你会认不出来吗?”

那倒是,阿宾心想这真的要好好得认一认。

他起来穿衣准备回家,依姈赖在床上说:“宾,下礼拜的电脑课也要和我坐一起,好不好?”

“只要你别再找人来蒙着强奸我。”阿宾拜托她。

依姈咧嘴憨憨地笑着。

忽然依姈没头没脑地说:“我已经懂了……”

“懂什么?”阿宾问。

“A=A+1”她说。


少年阿宾(www.shaonianabin.com)